融资线博客

当前位置: 银行承兑汇票 > 融资线博客 > 票据知识 > 详情信息

与大家探讨一下票据抗辩的限制与例外的话题!

       
发布于2018年03月16日 | 209阅读 | 来源: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百度已收录

一、票据抗辩的限制
(一)票据抗辩限制的一般理论
票据是流通证券,促进票据的流通是票据法的第一要务,如果对票据抗辩的界限不予以必要的划定,将极易降低票据的信用,最终阻碍票据的正常流通。因此,为了防止票据抗辩的任意扩大,维持票据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各国票据法都无一例外地规定了票据抗辩限制规则。如果说票据抗辩制度是为了维护票据债务人的利益,矫正票据无因性、文义性、要式性等规则所造成的制度缺陷的话,那么,票据抗辩的限制制度,则是对票据抗辩扩大化的规制与限缩,是保护票据债权人利益的价值回归。

对于票据抗辩限制的理论基础,目前学界主要存在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为所有权取得说,认为票据行为系对不特定多数人的单方行为,各持票人分别独立原始取得票据权利,故持票人无承受前手权利瑕疵的余地。第二种观点为政策说,认为票据债权与原因债权的独立,并非受让人不承受前手权利瑕疵的理由,票据债务人仍可像一般债权中的债务人一样,以对抗让与人之事由来对抗受让人,故票据法上设定票据抗辩的限制制度只能是基于政策上的考虑。第三种观点为票据债权特征说,认为票据债权虽是一种民事债权,但其特征强调流通性,为了实现票据的安全流通,就必须赋予票据无因性与文义性,换言之,正是票据的流通性决定了对票据抗辩进行限制的客观必然性。对于上述诸种学说,一般认为,票据债权特征说更具有说服力。

(二)票据抗辩限制的内容
所谓票据抗辩的限制,是指票据债务人不得以自己与出票人或者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换言之,票据抗辩的限制只适用于人的抗辩,而不适用于物的抗辩。这是因为:物的抗辩是绝对的、客观的抗辩,是随票据本身而发生并存在的,无论票据转让到何人之手,这种抗辩都要随着票据存在,由新的票据债务人行使。所以对这种抗辩,不能限制,不应限制。[6]根据大陆法系国家票据法的规定,票据抗辩的限制主要包括以下两方面的内容:

1、票据债务人不得以自己与出票人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票据债务人与出票人之间存在票据原因关系、资金关系与预约关系,当出票人违反前述三种关系的义务时,票据债务人由此取得拒绝履行票据债务的抗辩事由,但该抗辩事由只能限定在上述关系之当事人之间,即只适用于对抗出票人,而不能以此对抗非直接当事人。例如:甲与乙签订货物买卖合同,乙与丙签订了借款合同,为便于款项的转移与结算,经三方约定,由卖方乙签发了一张以甲为付款人、以丙为收款人的汇票并由甲进行了承兑,后乙却未向甲实际交付货物,在此情形下,当丙持票请求甲付款时,则甲不得以乙未交货为由而拒绝履行对丙付款的义务。

2、票据债务人不得以自己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存在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票据债务人可以基于其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所存在的特定关系对该票据持票人的前手主张人的抗辩,但不能以此来对抗善意取得票据的现有持票人。这是出于保障票据的流通,而将票据的抗辩严格限制在了直接当事人之间适用,以防止票据抗辩扩大到全部票据关系中后发生票据风险外溢的后果。例如:甲与乙签订货物买卖合同,由甲签发了一张本票给卖方乙,乙即日因商事交易将本票转让给丙,后乙并未实际交货,在此情形下,当丙持票请求甲付款时,甲不得以乙未交货的事由来对抗丙的付款请求权。

二、票据抗辩限制的例外
票据抗辩限制制度旨在保护票据流通过程中正当持票人的利益,防止票据的流通性因为特定当事人之间法律关系存在瑕疵而受到影响,因而要通过制度设计排除民法上一般继受规则的适用,使前手的权利瑕疵通过法律规定给予填补。[7]但票据抗辩的限制不是绝对的,当票据抗辩限制制度严格适用而影响到票据债务人的正当利益时,票据抗辩限制规则将会发生异化,进而导致维护债权人与债务人利益平衡的制度的目的落空。为了防止票据债权人滥用票据抗辩限制制度对票据债务人利益的冲击,法律增设了票据抗辩限制的例外规则,以保障票据抗辩的延续性。

所谓票据抗辩限制的例外,又称票据抗辩的反限制,是指票据债务人仍可以自己与出票人或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的特殊情形。该特殊情形主要包括以下两方面:

(一)恶意抗辩
所谓恶意抗辩,是指持票人出于恶意而取得票据时,票据债务人将不再受票据抗辩限制规则的约束,而可以其与出票人或持票人前手的抗辩事由来对抗持票人。我国《票据法》第12条第1款规定:“以欺诈、偷盗或者胁迫等手段取得票据的,或者明知有前列情形,出于恶意取得票据的,不得享有票据权利。”该法第13条第1款进一步规定,票据债权人明知存在抗辩事由而取得票据的,票据债务人不受票据抗辩限制规则的约束。例如,甲出售假药给乙,由乙签发了一张本票给甲,后甲怕乙知情后不付款给自己,便与好友丙合谋,将本票转让予丙,此时丙作为知情人,明知道乙具有不付票款的抗辩事由,仍然接受票据,则票据债务人乙仍可以票据原因关系存在瑕疵为由对抗丙的付款请求。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恶意抗辩的恶意如何认定,理论界存在分歧。主要存在三种学说。一是通谋说,该说认为持票人与前手之间必须存在有害于债务人的通谋,恶意抗辩才成立,诸如上例中甲与丙合谋之意思表示。二是害意说,该说认为,持票人在取得票据时必须对票据债务人存在害意,恶意抗辩方成立。三是认识说,该说认为,只要持票人知晓票据债务人对票据让与人有抗辩事由存在而取得票据,恶意抗辩即成立。相较而言,第三种学说更具有操作价值,因为前两种观点都必须从主观角度才能认定持票人是否存在恶意,这无异于要求裁判者揣摩持票人取得票据时的内心态度,难免过于随意;而认识说则可以从客观角度来推定持票人是否存在恶意,具有现实可靠的定性依据,也符合法律的严肃性特征。基于此,世界多数国家票据法皆采用认识说。

(二)无对价抗辩
所谓无对价抗辩,是指持票人因赠予、继承等方式无偿取得或未支付相当对价取得票据的,票据债务人可以其与出票人或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之所以票据债务人在持票人无对价取得票据时能够延续自己的抗辩事由,是因为无对价取得票据的持票人,其票据权利不得优于其前手。我国《票据法》第11条第1款明确规定:“因税收、继承、赠予可以依法无偿取得票据的,不受给付对价的限制。但是,所享有的票据权利不得优于其前手的权利。”


暂无评论

发布评论


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