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博客

当前位置: 银行承兑汇票 > 融资线博客 > 票据知识 > 详情信息

深度解析票据特殊转让背书的四种类型!

       
发布于2018年03月23日 | 72阅读 | 来源: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从事票据行业的朋友都应该知道,特殊转让背书的目的也是转让票据权利,可是情况与一般转让背书又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将特殊转让背书又可以多种,接下来小编将深度解析票据特殊转让背书的四种类型,内容比较多,但阐述的非常详细,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耐心往下阅读。

一、无担保背书
无担保背书指背书人在承兑汇票上记载免除保证承兑和付款责任的背书。该种记载使得背书人对其直接后手在内的所有后手不负票据责任。我国《票据法》第33条规定:“背书不得附有条件。背书时附有条件的,所附条件不具有汇票上的效力。”因此,我国不承认无担保背书的效力,背书人的保证责任不能免除,而要按照不生效力处理,所以无担保背书的效力在我国与一般转让背书相同。

尽管如此,作此种分类仍有重要意义。首先,确定了此类背书具有一般转让背书的效力,前已述及;其次,在承认无担保票据的国家,此种汇票的权利转移和权利证明的效力仍然具备。被背书人仍然是正当权利人,只是这种权利的保障力度已大大削弱。也正因为如此,无担保背书对持票人保护不够,实践中应用更是极少。

二、禁止背书的背书
背书人在汇票上记载禁止转让文句,就使得背书人免除了对被背书人以后的后手的票据责任。但是他仍然要对被背书人负责。根据票据行为的独立性,出票人和其他背书人的票据责任不受禁止背书的影响,仍然对各自的全部后手承担责任。

各国立法大多承认禁转背书。我国《票据法》第34条规定了禁转背书,但是要求记载“不得转让”字样。至于记载与其含义一致的字样,比如“禁止转让”,是否有效,我们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三、回头背书
回头背书,又称还原背书、回还背书、逆背书,指以票据上的原债务人为被背书人的背书。前债务人可能是出票人、其他背书人、承兑人、保证人、参加承兑人等。未承兑的付款人、预备付款人和担当付款人不是票据债务人,以其为被背书人的背书适用一般背书的规则。

回头背书的特点在于使得原来的票据债务人变成了票据债权人。但这并不发生民法上的债权债务的混同,票据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并不消灭,票据仍然可以继续转让。票据作为流通证券,在流通过程中回到原债务人手中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如果就此消灭票据的权利义务关系,无疑影响到票据的流通性,与票据作为支付工具的初衷不符。因而有必要确立回头背书制度,保证回头背书的流通性。

各国立法也大多采取宽容的态度,承认回头背书的效力。《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第11条就规定:“汇票可以转让给付款人(不论承兑与否)、出票人或汇票上任何其他关系人。”美英两国也有相似的规定。我国《票据法》没有对回头背书的效力作出明确的规定。但是第69条规定:“持票人为出票人的,对其前手无追索权。持票人为背书人的,对其后手无追索权。”可见,我国实际上也是承认回头背书的。

一般转让背书的汇票在到期日后仍然可以转让。回头背书在到期日后不得再背书。因为回头背书汇票在到期日后债权债务混同而消灭,被背书人就不得再转让汇票。

根据回头背书的被背书人(持票人)先前在票据上的地位的不同,回头背书追索权的效力也有所不同:
如果被背书人是出票人时,需要区分汇票是否经过承兑。未经过承兑的汇票,考虑到效率问题,则该被背书人不得行使追索权,因为如果行使,最终会追索到他自己,毫无意义。如果汇票已经承兑,则他可以向作为第一付款人的承兑人追索。

如果被背书人是承兑人,则对所有人都无追索权。因为如果汇票未到期,承兑人作为主债务人,事实上不能行使追索权。如果汇票到期,则债权债务发生事实混同而消灭,自然就谈不上行使任何权利。

如果被背书人是汇票上已有的背书人,他只能对他作为背书人时的前手行使追索权,而不能对后手行使,因为这样还是会追索到他自己。如果他将汇票再次背书转让,则他必须对他第一次背书的全部后手承担责任。

如果回头背书的被背书人为保证人时,可以向被保证人行使追索权。能否对其他人行使追索权,则要依据被保证人的地位来确定。如果被保证人是出票人和承兑人,则不能行使任何追索权;如果被保证人是背书人,则对背书的后手无追索权。

四、期后背书
期后背书包括汇票到期日以后作成的背书和作成拒绝付款证书后作成的背书。前者又称到期日后背书,后者又称期限后背书。

考察各个国家和地区对期后背书的立法例,发现其都不尽相同。英国和我国台湾地区规定了到期日后背书;而《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承认到期日后背书完全有效,但期限后背书不具有票据法上效力。我国台湾地区的“票据法”规定到期日后的背书仅有通常债权让与的效力。

我国《票据法》第36条规定:“汇票被拒绝承兑、被拒绝付款或者超过付款提示期限的,不得背书转让;背书转让的,背书人应当承担汇票责任。”说明在我国,不承认期后背书在票据法上的效力。但毫无疑问,当事人之间在民法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并不受影响。然而本条规定却不无问题:因为本条第一句话说“不得背书转让”,这就否定了期后背书的效力;但紧接着第二句却说“背书转让的,背书人应当承担汇票责任”。这似乎又承认了期后背书的效力。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8条规定:“依照票据法第36条的规定,票据被拒绝承兑、被拒绝付款或者超过提示付款期限,票据持有人背书转让的,背书人应当承担票据责任。”该规定第3条也规定:“依照票据法第36条的规定,票据被拒绝承兑、被拒绝付款或者汇票、支票超过提示付款期限后,票据持有人背书转让的,被背书人以背书人为被告行使追索权而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那么可以认为立法是认为期后背书与一般背书的效力是相同的了。

到期日后背书的付款人,可以到期日已过为抗辩,对抗持票人;而期限后背书则更为明显地表明付款人将不付款。所以持票人的保障力度就要小很多。因而法律就不应该像保护一般转让背书那样去保护期后背书。

承认期后背书与一般背书的效力相同,是加重了背书人的责任。但是,在仔细分析当背书人与被背书人之间有基础合同的情况下,根据合同请求的赔偿范围要大于根据《票据法》的请求范围,而举证责任也要小得多。由此可见,票据立法要加重期后背书背书人责任的目的难以实现。


暂无评论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