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融资线小编观察:五月票据市场的展望及分析!

        央行5月12日公布的4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4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1万亿元,同比多增5422亿元。分析人士称,4月人民币贷款数据高企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经济继续向好趋势未改变,实体经济对融资的兴趣依然浓厚;
  二是金融监管治理下表外各类类信贷业务正在收缩,融资需求的实现更加依赖于传统信贷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贷款投放结构中,房贷依旧是大头,企业贷款也有增加,唯独票据融资减少,说明近期企业偏好于贷款而非开票,近阶段市场缺票是有原因的。
  央行数据还显示,社会融资4月增量为1.39万亿元,比3月减少7289亿元。其中,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345亿元,同比多增3121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有所增加,而票据融资却在减少,说明流入到银行内部的银行承兑汇票大幅减少,侧面反映出银行减少了直贴业务。
  回顾过去的5月份,"紧监管"的强势令市场对政策担忧情绪加重。5月上旬金融市场表现出波动加大,各类资产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出于稳定市场情绪及预期的需要,"一行三会"似乎在对之前"过激"的政策作出反思和调整,去杠杆方式实质趋向温和化。在此环境下,5月份票据市场活跃度提升,尤其电银方面,中小行成为活跃机构的主要代表。
  具体来看,5月份有几个市场特征值得关注:
  1、资金显得越来越金贵
  5 月25日,一年期Shibor报价4.3342%,上海银行间市场的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LPR)4.30%,两者之间继续倒挂。而三个月期和六个月期Shibor当日触及两年高点,分别达到4.5338%和4.4368%,自年初以来累计上升逾100个基点……
  事实上,自去年11月起,一年期Shibor利率就开始不断上行,当时的水平也在3.03%,半年时间行至最新的4.3342%。也就是说,一家银行从银行间市场借入一年期资金的成本相比半年前已经高出43.04%。而对于人民币计价联贷的投资人而言,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的跳升已成为中国联贷市场的障碍,有意愿的贷款人被拒之门外,借款人则面临较高的利息成本。
  究其原因,一方面,监管层在4月份出台了许多降杠杆的政策措施,银行吸收资金的来源受到一些政策限制影响。另一方面,实体经济有所回暖,宏观经济指标开始逐步改善,企业对资金的需求逐渐上升,一正一负之间使得资金越发金贵起来。
  截至5月底,市场资金面的情况表现是,银行理财、大额存单和货币基金迎来了自己的丰收季,收益率纷纷创出近年的新高。而且,为了备战6月底的考核,不少银行的大额存单的利率已经上浮超过40%。
  2、"准加息"或将对实体经济产生滞后的冲击,"稳货币"诉求在提升
  5月12日,央行发布2017年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年初以来货币信贷方面发生的若干新变化做出了回应与解释。
  报告中,央行对信贷投放规模的表述是,总量依然较大,还原地方债置换后实际还要更多,信贷扩张表现出较强冲动等,显示后续央行仍有意控制信贷投放节奏,"紧信用"的格局或将对实体经济产生滞后的冲击。值得关注的是,3月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显著上升0.26个百分点至5.53%,达到近6个季度最高水平,其中,票据融资利率上行最为显著,达0.87个百分点。由此可见,货币市场上的"准加息",虽"不宜与加息划上等号"(央行表述),但仍可通过票据和债券利率对实体经济形成渗透。由于票据融资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且由中小型企业签发的银行承兑汇票约占三分之二,这些行业正是民间投资高度集中的行业,因此民间投资在"准加息"下或许受伤最重。
  不过,报告中央行详细阐述了2月和3月资产负债表收缩的原因:2月小幅"缩表",是央行春节前"扩表"春节后"缩表"这一季节性规律的一部分;3月相对明显的"缩表",则是由于财政支出加快,央行相应减少了流动性的主动投放。央行的解释既有无可厚非的客观性,在一定程度上也蕴含着安抚市场情绪的意图。同时,央行强调4月已从"缩表"转为"扩表",事实上表露出了"紧监管"环境下,对"稳货币"诉求提升的态度。
  3、货币市场风向在转变
  月初时,流动性整体紧张,资金利率纷纷涨至一两年高位,央行却多次暂停OMO,并继续实施流动性净回笼。进入中旬后,资金供给大致均衡、货币市场基本平稳,机构轧平头寸难度并不大,央行却重启OMO净投放,这前后的变化给市场留下了想象空间。
  5月12日,央行提前开展了MLF操作4590亿元,额度稍多于本月到期量,进一步激发了市场对货币政策转向的猜想。与此同时,据媒体报道,监管部门向银行发文,了解银行间金融市场同业拆借、贷款、票据等利率情况。市场对这一积极信号立即做出反应,金融市场走势出现明显好转的迹象。加上此前一天曝出的"一行三会"开会加强监管政策的沟通协调、统筹推进,综合来看,反映出来的信号就是:前期的强力去杠杆政策,将会有所缓和,管理层似乎正在寻求稍微温和一些的去杠杆方式。
  4、票据业务监管处罚更严更重,商业银行收紧票据业务并调整策略
  从今年二季度开始,银监会针对票据业务违规频繁开出罚单,并且在处罚门槛以及处罚力度上也较去年更严更重。
  具体来看,银监会针对票据业务开具的罚单主要针对的情况有:开票承兑环节中银行方审查工作不合格;违规开展贴现业务或违规开具商票保兑函等兜底性质文件;交易对手或交易模式异常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银监会"三三四"排查紧锣密鼓开展之际,多家商业银行收紧了票据业务,调整了票据业务的策略:合规第一、利润其次。于是,个别企业的票据成为银行"规避"的对象。
  在上述因素综合影响下,5月份票据市场的运行表现出总体向上的走势,具体来看:
  5月份市场纸银直贴量始终在低位徘徊,交易一直显得清淡,价格波动幅度较大。电银直贴量则稳步增加,多以短期票为主,价格多数时候呈小幅上升的态势。监管的不放松叠加资金面的不确定性,让市场谨慎观望的气氛较以往显得浓重。进入5月份下半月后,有部分中介机构对电票城商按照一、二和三类城商来细分定价,而且在直贴操作中,多采取先询转贴口再进行操作的方式。
  据"融资线"承兑汇票贴现信息服务平台统计显示,当月电票国股市场直贴价格月均价为4.93%,较上月上升24.34bp;当月纸票国股直贴价格月均价为4.69%,较上月上升3.27bp。
 
 展望未来,影响票据市场的因素主要有:
  1、6月美联储可能加息
  美联储将在6月13日到14日召开议息会议,会后极有可能宣布加息(北京时间6月15日凌晨2点左右)。在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很有可能更加清晰地谈到"缩表"。加息预期升温,人民币可能又会面临较大压力。为了减轻外汇占款对基础货币及其衍生的广义货币带来的负面作用,央行或将通过货币政策工具进行对冲。
  2、6月份又一轮MLF到期高峰期
  据统计,6月份MLF的到期规模达到4300亿,且都在中上旬。仅次于4月份,是今年第二高峰的月份。
  据人民银行旗下《金融时报》报道,央行关注到市场对半年末资金面存在担忧情绪,考虑到6月份影响流动性的因素较多,拟在6月上旬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并择机启动28天逆回购操作,以配合跨季资金供给,保持流动性基本稳定,稳定市场预期。
  实际上,今年以来MLF到期都得到了续作,甚至是超额续作,相信6月份也不例外。
  3、金融监管叠加的"惯性"或延续至三季度,后续仍有大批政策待出台
  在金融风险未充分暴露、经济下行压力未明显出现之前,强化金融监管仍是宏观经济的"主基调",金融监管叠加的"惯性"或将延续至今年3季度。
  5月15日,中国银监会网站发布的《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显示,今年将针对突出风险,及时弥补监管短板,排查监管制度漏洞,完善监管规制,加快对银行股东代持、资管业务、理财业务等重点领域的立法工作。
  对比来看,今年4月发布的7号文的附件《弥补银行业监管制度短板工作项目》共列出26项法规,其中"制定类"16项,"推进类"6项,"研究类"4项。而本次通知共列出多达62个项目,其中明确为2017年需完成的立法项目达46项。其中,《商业银行破产风险处置条例》、《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息披露指引》等均在今年要完成的46个立法项目之列。
  在今年要完成的46个项目中,仅11项为"修订",即在原有法规的基础上进行完善;而其余的36项均为"制定",即需从无到有来。银监会接下来的立法任务之重、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合规任务之重由此可见一斑。
  4、强监管+MPA考核,间歇性钱紧会成常态
  近期银行体系去通道、去嵌套、去同业套利的监管强度较大,过去放类信贷的非标所能形成的存款在逐渐消失;同业理财增速下滑,季末回表内冲存款的作用也在减弱;而祸不单行的是6月份又将进入二季度季末的MPA考核月,未来间歇性钱紧可能会是一种常态。
  在上述监管加考核的双重压力下,银行有很强的冲存款的诉求。为了吸引客户,5月份一些银行甚至将存款利率上浮了50%。业内人士指出,这是利率市场化的必然结果,这也是倒逼中小银行走差异化经营的必经之路。
  5、监管政策口径或将逐步放开
  监管部门在加强监管的同时,也在将监管政策逐步放开。例如,对于票据最大的监管套利点--贸易背景真实性和信贷规模腾挪,去年9月份发布的电票224号文中规定,可以不审查直贴环节的合同和发票。今年陆续发布的票交所相关文件也规定,纸质票据在直贴环节也不再审查合同和发票。对于信贷规模的管理,根据票交所的规则,非银机构以及非法人产品等也可以作为合格参与者买卖票据资产,如此一来,对于票据信贷规模的管理将大大弱化。
  总的来看,在监管逐渐放宽的过程中,监管套利的业务也会越来越少。而随着7月份以后票交所纸票、电票业务全面上线,相关业务规则会逐步落地,票据业务的监管政策会随之逐步放开,票据市场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7、规范票据中介将有法可依
  据最新消息,央行日前已到多地调研票据经纪业务状况、票据中介行业生态等情况,目前正在起草票据经纪业务法规。该法规对票据经纪业务资格申请条件、申请流程、业务职能定位、业务流程、风险控制等都会有定义。据悉,目前五大货币经纪公司已有公司摩拳擦掌准备进入票据经纪行业,而且央行目前在主导票据经纪业务牌照。
  票据经纪是指在票据活动中,以赚取手续费或佣金为目的,从事票据贴现、转贴现、再贴现、买入返售、卖出回购、票据咨询等一系列活动。此前,票据经纪业务一般为票据中介所实现。
  现实中票据中介行业鱼龙混杂,机构水平、风控能力、合规情况参差不齐,数起银行票据风险事件都与票据中介存千丝万缕联系。不良、不合格、野蛮的票据中介格局亟待整治和改进。此外,随着票交所上线,票据业务电子化,票据参与机构多元化,专业化的、监管下的票据经纪业务也急需规范。
  因此,主管部门出台票据经纪业务法规将是顺应时势之举,有助于票据市场有序健康发展。
 
  融资线声明:以上内容由融资线汇编整理,融资线为承兑汇票贴现信息服务平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构成对市场的指导意见。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