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背书日期记载的意义及要求!

    票据行为是要式行为,票据背书作为票据行为的一种,当然也是一种要式行为。而在票据背书的记载事项中,除了背书人签章被背书人名称的记载之外,常见的记载事项即为背书日期的记载,票据实务中,中国人民银行统一印制的票据格式都有背书记载日期的相应填写栏目。我国《票据法》第29条对票据背书的日期进行了规定,即规定票据背书时应当由背书人签章并记载背书日期,未记载背书日期的那么这种背书应当视为在票据到期日以前背书。由此可见背书日期是票据背书的相对应当记载事项,而不是绝对应当记载事项,所以未记载背书日期的票据背书行为并不因此而被认定无效;同时背书日期的记载,其主要意义在于判断背书是属于期前背书还是属于期后背书。由于在票据实务中,背书人或者被背书人对票据背书日期的记载有可能并不完全符合《票据法》的规定,所以就会因此而引起相关的票据纠纷。结合票据审判的实际情况,我们认为对因票据背书日期的记载而引起的票据纠纷可以分别不同情况作不同的处理:

票据背书
    
    1、票据背书时至被背书人提示票据要求票据债务人付款时仍然未补记背书日期的,即未记载背书日期的,依照我国《票据法)的有关规定,此时,即应当视为背书是在票据到期日之前所为,不应因此而认定票据背书无效,应当确认持票人享有票据权利。除非票据债务人能够举证证明背书是属于期后背书。
    
    2、票据背书属于期后背书的,按照本书前述关于票据期后背书的相关论述认定票据期后背书的效力,即其一是权利转移的效力。期后背书也产生权利转移的效力,但是产生的是一般债权转让的效力,而不是《票据法》上背书转让的效力。被背书人享有对侦务人请求支付票据金额的权利,但是票据上关于人的抗辩不因权利转移而切断,债务人对背书人所能主张的抗辩,无论经过多少次背书,对期后背书的被背书人都可以主张。其二是权利证明效力。期后背书的权利证明效力与一般转让背书相同,被背书人仅凭背书的连续,即可以行使其取得的债权。其三是期后背书不产生权利担保效力,在期后背书中,背书人将票据权利转让给被背书人后,退出债的关系,对被背书人负瑕疵担保责任;而不是票据上的担保承兑与担保付款责任;因此期后背书不具有权利担保效力。当然在期后背书之前的背书人仍然要对期后背书的被背书人负担保承兑和担保付款的责任,但是他们可以以其与期后背书的背书人之间的杭辩事由对抗被背书人。
 
    3、票据上记载的背书日期早于票据的出票日期的处理。票据出票以后才能进行背书转让,这是票据背书转让的一般情况,但是有时在票据实务中,由于种种原因,背书人在背书转让票据权利时,会将背书日期记载的早于票据的出票日期,有可能是因为背书人的笔误,也有其他原因,这就应当结合具体案情作合理的认定,不应简单地因此而认定票据背书行为无效。我们认为,从理论上讲,票据的背书是一种附属票据行为,其前提与基础即是票据的出票行为的完成,所以从理论上讲,不存在票据背书的记载日期早于票据出票日期的情形。从票据实务来看,一般情况下,出票人作成票据并将票据交付给收款人以后,收款人才能在票据上为背书行为,所以从现实可能性分析,背书日期也不可能早于出票日期。另外,背书日期的记载,其主要意义在于判断票据上的背书是期前背书还是期后背书,对是否早于出票日期的判断并无太大的意义。所以,一般情况下,如果票据上记载的背书日期早于出票日期的,应当作实际背书日期晚于出票日期的推定,这样处理既符合(票据法)理论与票据实务,也有利于保护善意持票人的票据权利,有利于票据流通。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