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浅析票据单纯交付方式的适用范围!

    出票时未记载收款人名称的票据和空白背书的票据都可以采用单纯交付的方式转让票据权利。这个说法属于应用层面,在实际方面也就是我国票据法律规定方面,支票从出票到转让都可适用单纯交付方式,银行承兑汇票和本票仅限于“空自背书”的票据转让时可以适用。

    
    根据《票据法》》第84,、86条,未记载收款人名称的支票,得采用单纯交付方式转让支票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49条,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的票据的持票人转让其票据权利的,也能够采用单纯交付的方式。
   
    但是,由《票据法》第22条和第75条可以推论,汇票和本票的出票人不得采用单纯交付的方式向第一受票人转让票据。因为,这两个条文分别规定,汇票和本票的出票都必须记载收款人名称,否则票据无效。而单纯交付是以不记载受票人名称为基本特点的,出票时一旦记载收款人名称,就是记载了第一受票人名称,就使汇票和本票丧失了出票时采用单纯交付方式的条件。笔者认为,这方而的规定不能满足票据流转的客观需要,也不符合票据法原理,有修订的必要。
 
    在国外,商人习惯是商法逐步形成与完善起来的重要渊源,单纯交付方式是立法对交易习惯妥协的产物。尽管票据是要式证券与文义证券,票据规则具有强烈的技术性规范色彩,却未能阻止当事人以简便易行的方式转让票据,即直接将票据交付受让人而不做任何文义记载。随着这种方式逐渐普及并演变成一种交易习惯,立法便加以确认,稳定票据流通秩序,减少票据纠纷。
    
    世界大多数国家与地区的票据立法,都规定背书转让是票据转让的一般性方式,对单纯交付方式的适用范围,不作概括规定,而是作为特殊情形散见于相关条文之中。不过,各国立法对单纯交付的规定有趋向一致的现象。例如《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公约》规定空白背书票据可由持票人单纯交付他人。此外,《日内瓦统一支票法公约》承认了无记名支票,并规定适用与空白背书相同的规则,即允许单纯交付转让票据权利。作为统一票据法公约的参与国,德国、法国、日本与瑞士等大陆法系国家的票据法与《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公约)的规定大本一致。以美国和英国为代表的英关法系,作为另外一个票据法系,虽然在很多方面与日内瓦统一法系的规定不相同,但涉及单纯交付方式的规定却相同。如关国(统一商法典)第3一202条规定:“凡向持票人付款的票据,以交付而流通。”第3-204条规定:“凭指令付款的票据经空白背书,成为凭票付款的票据,在被记名背书前,可以仅凭交付而流通。”
    
    根据我国票据法原理,参考上述立法例,笔者认为,我国票据法律应当允许汇票和本票的出票采用“无记名票据”,从而能够完整地适用单纯交付的方式。由于《票据法》的修订程序要求较高,所以通过立法解释或者司法解释给出合理规则,具有可行性和必要性,理由是:
 
    1、就价值判断方面而论,票据的流通性是票据的生命活力,在人类社会漫长的票据实践中自发形成的票据流转方式,是票据流通性所要求并且决定的,法律规则应当根据市场的客观规律,维护票据的流通性,不必施加人为的限制。
 
    2、从体系考量方面来说,汇票、本票和支票同属于票据,无论采用记名式还是不记名方式,一旦发生票据纠纷,除个别汇票外,出票人都是最终债务人,既然法律认可支票的出票可以“无记名”从而能够采用单纯交付方式流转,那么对汇票和本票的出票所做的限制,不必要地导致出票方式和流转方式制度的不一致、不和谐。况且,即便立法限制出票须为“记名式”,但是有法律效力的司法解释已经准许转让背书采取“无记名式”即二单纯交付”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舒缓了立法在体系上的不和谐程度。
 
    3、从票据权利流转安全要求方面来讲,单纯交付方式并无损害票据权利的安全,因票据取得方式的差异有不同的要求,依据《票据法》第31、32条的规定,以背书取得票据的,以背书连续证明票据权利,后手对其直接前手背书的真实性负责;非以背书转让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票据的。依法举证证明其票据权利。无记名出票的票据可以由受让人补记完全,通过背书和交付再行转让,也可以在不补记的情况下继续以空白方式转让,由最后持票人补记为完全票据,这样保证了背书的连续性,票据的安全性得到维护。
 
    4、从意思自治的方面看,票据权利是特殊的民事权利,票据权利的设定和转让属于法律行为,应当遵循意思自治的民法原理。20世纪我国的票据立法与国际上大多数国家的票据法相比较,出于银行国有、票据市场初育、偏重安全等思想,管制因素较多,当事人自治成分不足。而如今和今后,商业银行作为市场主体不再是纯悴的国有票据关系是纯梓的商业关系,法律准许单纯交付方式转让汇票和本票权利,其实是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多的选择余地,在实施票据行为时,究竟采取记名式还是无记名式,应当给当事人选择的自由。所以,应当回复票据规则的本原,认可并保护票据当事人有选择“记名式”或者“无记名式”的意思自治。
    
    总之,在适用单纯交付方式转让票据权利方面,无记名出票的票据其有与空白背书票据同样充分的理由和条件,对所有票据一视同仁地适用单纯交付方式,是票据市场规律的要求,立法、司法以及理论界均不可罔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