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单纯交付其实并不妨碍票据背书连续性!

    单纯交付票据虽然欠缺背书形式,但以单纯交付方式取得票据的持票人仍须遵循票据背书连续性之规则,其主张票据权利的取得以背书连续性为根据,“持票人形式性资格的取得,须以背书连续性来认定。但是,由于单纯交付方式与空白背书票据和无记名票据的联系密切,所以认定单纯交付的票据的背书连续性,就是对空白背书票据和无记名票据的背书连续性的考查。
    单纯交付其实并不妨碍票据背书连续性
    认定单纯交付的票据的背书连续性,其有一定的特殊规则:一是坚持票据的文义性和“形式主义”,不能用票据记载事项之外的文件否定票据上背书连续的事实,在票据的形式上,转让汇票的背书人与受让汇票的被背书人在汇票上的签章依次前后衔接不间断,就有背书连续的法律效果;二是不能机械地认为每一次的背书都必须有被背书人名称的记载,相反,只要无记名出票的票据上的第一背书人与票据正面记载收款人是同一人,空白背书的每一次背书都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而有背书人签章,就构成背书连续。
    
    对此,我国台湾地区票据法第37条可资参考,该条规定:“背书中有空白背书时,其次之背书人视为前空白背书之被背书人。”显然,其对于空白背书票据的背书连续的处理规则是将后一背书人认定为前一空白背书的被背书人。“如票据上几次背书都是空白背书时,每一空白背书的背书人都可视为前空白背书的被背书人。这样,空白背书的背书连续性问题即可解决。《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公约》的规定也是如此。
    
    我国现行票据法对上述问题的规定不统一、不明确,直接影响了司法实践中法官对该类案件的裁判态度。首先,票据背书转让时虽然对被背书人可以做空白记载,但并不表示我国现行立法已经明确承认上述视为前空白背书的被背书人的推定。《票据法》第31条规定的“转让汇票的背书人与受让汇票的被背书人在汇票上的签章依次前后衔接,极容易被没有足够票据法理论储备的法官认为立法是强调签章背书连续的绝对性,产生认识上的僵化,将空白背书票据的灵活情形认定为背书不连续,从而否定持票人的票据权利。其次,立法只规定了无记名支票,出票“无记名”的汇票和本票无效,自然无法适用单纯交付的转让方式,对那些有空白背书的汇票,如果记载的票据关系与票据的原因关系不一致,一些法官往往注重汇票的原因关系、轻视票据记载上背书的连续,甚至不厌其烦地将间接原因关系的当事人追加为诉讼当事人,进而以持票人与间接原因关系当事人之间没有交易、没有背书为理由,判定持票人不享有票据权利。

    综上,单纯交付方式适用于无记名票据和空白背书票据时,适用相同的准则,乃是由于这两种票据均欠缺对受票人(包括收款人、被背书人)名称的记载。这样,单纯交付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一种转让票据权利的方式,同时能够保证背书的连续性。对于各种票据是否一概地适用单纯交付方式,固然是一国立法的选择,但是,在规定出票绝对必要记载事项和背书连续性规则的时候,讲究票据形式上的连续而不苛求原因关系当事人唯一地使用记名的方式,应该是合理的选择。


以上内容由融资线搜集整理,融资线为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信息服务平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