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实务中风险的释明是票据法理论的职能所在!

    票据纠纷审判实践是适用法律规范解决票据纠纷的过程。在说明票据风险所在的同时,对在票据实务中如何防范风险予以释明,是票据法理论的职能所在。诚如笔者之认识,单纯交付的价值在于其流转上的便捷,但安全性在一定程度上会打折扣。因此,需要当事人在采用单纯交付方式转让或者受让票据时,意识到风险之所在,并实现风险防范的最大化。在此,电子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平台的小编和大家和讨论一下票据实务中风险的防范措施。

票据实务中风险的释明是票据法理论的职能所在!
   
受让人应在确定出票人或者直接前手资信可靠的条件下采取以下方式:
    由于单纯交付方式具有未签章的转让人不进入票据关系因而不受追索的法律效果,若要保障自己票据权利的实现就要追根溯源,确保出票人有足以胜行票据责任的资信。如此处理的话,一方面其在其他不进人票据关系的转让人无资力时仍能够从出票人处获得票据价款,另一方面可以避免一些有损信誉的恶意抗辩诉讼的发生。在上文所述的第一种纠纷样态中,很多恶意抗辩人由于对相关票据法律不熟悉,想当然地给自己找开脱责任的理由,而这样的恶意抗辩在资信较好的出票人较少发生,并且,最后法院判决出票人承担责任的,也比较容易得到票款。
   
    转让的直接前手有足够资信的,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实践中,有一些公司甚至个人从事“倒票”活动,明知其属于“倒票”还以单纯交付方式从这些转让人处取得票据,无疑是自冒风险,一旦发生纠纷,往往血本无归。

    从票据法原理方面讲,单纯交付方式产生的基础在于空白票据或者空白背书票据的授权补记特性。空白票据中出票人并未记载收款人的姓名或者名称,而授权受票人进行补记,以确保票据的背书连续性。“实务之所以会出现空白票据,完全是由于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票据当事人之间基于商品交换的需要,对于票据上部分应记载的小项有时因签发票据时暂不能确定,必须等日后确定才能填补记载。因此票据容许出票人先行签发票据,并授权他人日后依事先约定补写票据,以方便交易。现在学理上也基本达成一致,认为此种补记权利之授予对象不仅包括直接受让人,也包括经流转后的其他让人,即最后持票人,这便是单纯交付形成的基础。从广义上讲,空白背书票据也属于空白票据之一种。
   
    因此,有理山认为,出票人在签发空白票据时已经预见到该票据缺乏收款人的必要之记载,是表明自己授予持票人补记的权利,也应当预见到该票据可能以单纯交付方式流转多手,且这些多次流转的当事人退出票据关系,仅剩自己最后被追索的后果。此乃商业上应当合理预见到的风险,若当事人仍选择适用,则视为其接受该风险并做好充分的防范。日后不能以承担该风险对其不利作为理由进行抗辩,此时,对受让人一方的利益保护就显得更为重要,而受让人要将风险降到最低,就要谨慎地接受资信不良的转让人的票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