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代理人、被代理人、代理意思是票据代理有效成立的前提!

    说到票据代理,对于一个初识票据的朋友来讲,或许是十分陌生的话题,但是在现实中的确存在,了解票据代理方面的知识,对每一个票据人来说是很有必要的事情,票据代理概括的说,就是代理人、被代理人、代理意思是票据代理有效成立的前提!接下来,融资线银行承兑汇票贴现报价平台的小编就和大家具体的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票据代理
    首先,该款属于强制性法律规定,其要求“应当在票据上表明代理关系”,违反这一规定,票据代理关系即归于无效,对于第三人而言不能产生代理之效果。
    
    其次,代理关系的记载事项,对票据代理关系属于绝对必要事项,对票据权利而言则是任意记载事项。没有代理事项之记载或者有瑕疵记载,法律不会使票据无效,亦不会拟制或者推定代理关系存在,所以不是票据本身的必要记载事项。一旦票据有效记载了代理关系,即发生票据法上票据代理之效果。
    
    由此可见,票据代理形式要件属于票据法上强制性法律规范规定的任意记载事项,其在本质上是有限的意思自治。作为任意性记载事项,票据行为人可以依照意思自治决定是否进行代理,但是一旦决定发生代理,便受强制性法律规范之约束,票据上的记载形式必须符合票据法的严格要求,表明“代理关系”。根据通说,代理关系主要包含三个因素:代理人、被代理人、代理意思,欲使票据代理有效成立,须完全具备这三个要素。被代理人是票据权利义务的最终承担者,其姓名或名称当然须记载于票据,否则持票人的权利没有行使的对象,难以得到保障;代理人是票据代理之行为人,票据事项之记载人,其签章于票据之上理所当然;代理意思是连接代理人和被代理人之桥梁,否则持票人无从知道二人是何关系,无从知道代理之存在。因此,票据代理和其他票据行为同样实行“严格的形式主义”。
    
    严格的形式主义直接和票据的流通性和安全性挂钩,目的是保证票据流通,保障持票人的权利。但是,严格的形式主义也可能因其他因素走向反面,导致量票据代理无效。倘若发生这种情形,在持票人的权利面临危险的同时,也不能实现被代理人、代理人、持票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平衡。因为一旦票据代理无效,本人无须因代理关系而承担票据责任,持票人实现票据权利之可能性降低,危及票据权利;即使由代理人承担票据责任,也会因为代理人的资信可能低于被代理人而降低票据的清偿度。因此,有必要对票据代理形式要件的严格形式主义进行一定程度的软化和缓和。
 
“代理关系”存在的认定标准
    根据通说,该条所谓的“表明代理关系”就是指在票据上记载代理人、被代理人和代理意思三个要素,否则票据代理关系无效。这是票据文义性的必然要求,票据权利义务关系只能来源于票据记载事项,不能援引票据之外的事项作为权利义务的根据。但是,这不意味着票据的记载事项不能被解释。任何关于特定内容的“规定”,只要采取语句的形式,如果其使用不能穷尽所有的概念,那么解释就不可避免。现实生活中,人们对于交易的把握,因为认识的有限理性和交易成本的存在,往往存在缺陷;并且这些缺陷在正常情况下以隐性的状态存在着,只有在特殊的条件下才会显现。
   
    由于《票据法》没有明确规定一个具体的代理事项的记载方式,所以理论上一般认为没有必要苛求代理人在代理过程中必须采用“代理”或者“代理人”等字样,只要依照普通社会观念和交易习惯可以认定代理关系存在,就应当认定票据代理有效成立。我国台湾地区“最高法院”1972年度台杭字第330号判例认为:以本人名义盖本人之章,并自行签名于票据者,纵未载有“代理人”之字样,而由票据全体之旨趣观之,如依社会观念,足认为有本人之代理关系存在者,仍难谓非已有为本人代理之旨之载明。在票据行为解释中,有外观解释、客观解释和有效解释三大原则,其中有效解释原则就要求在解释票据行为的时候,应当在文义基础上,尽量认定其有效。
    
    基于此,在票据文义性基础上,当以有效的最大化为目标,以普通社会观念和交易习惯为标准,对票据代理形式要件的严格要求进行适当的软化和缓和,以保证票据的清偿能力,保护持票人的利益。
 
以上内容由融资线搜集整理,融资线为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信息服务平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