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仅记载票据代理人签章的瑕疵形态分析!

    按照我国现行立法和理论通说,有效的票据代理形式必须包含三个要素:代理人、被代理人、代理意思。以此为逻辑起点,笔者将票据代理的形式要件瑕疵形态做如下分类:仅记载代理人签章,仅记载被代理人签章,仅记载代理意思而无签章,记载代理人签章和被代理人签章,仅记载代理人签章和代理意思,仅记载被代理人签章和代理意思。下面,银行承兑汇票贴现报价平台的小编将重点对于仅记载票据代理人签章的瑕疵形态做出分析讨论。
    仅记载票据代理人签章的瑕疵形态分析!
仅记载票据代理人签章的瑕疵形态
1、立法态度和理论
    在票据代理中,如果票据上仅有代理人自己的签章,没有记载被代理人和代理意思,不能适用(合同法)第403条关于间接代理的规定在代理人披露被代理人的情形下赋予持票人选择权。票据之文义性和无因性决定,票据的权利义务必须根据票据的记载事项来判定,基于此,应当由代理人单独承担票据责任,这一点无论是在立法上还是在理论上都不存在争议。既然代理人在票据上签章,其也没有表明被代理人和代理意思,那么对于第三人而言,应当不存在代理的外观,也就不能有代理的效果,票据代理人不能以和被代理人之间存在的基础关系对抗持票人。如此,能够有效保证持票人票据权利的直接实现,避免持票人陷人他人繁琐的基础关系,有助于票据的流通性和安全性。
   
2、相关问题
    (1)代理人承担票据责任后是否享有票据上的权利,可否向被代理人追偿。笔者认为,在票据法律关系中,代理人“被视为票据当事人”,其承担票据义务的同时,当然享有票据上的权利,这是票据文义性之决定。如果代理人在承担票据责任以后作为持票人,当然可以此向其前手请求支付,行使追索权。
    
    代理人和被代理人的基础关系,应当适用普通的委托代理关系。如果代理人向前手追索获得了票款,其当然不能再向被代理人追偿。如果代理人此时不能向前手追索,其作为最终的票据责任承担者,可以向被代理人请求赔偿自己负担票据责任的损失。
    
    (2)代理人可否更改票据代理之记载。《票据法》第9条第3款规定,除了金额、日期和收款人之外,票据上的其他记载事项,原记载人可以更改.更改时应当由原记载人签章证明。据此,票据记载事项的更改是原记载人的权利。在票据代理中,代理人是票据行为的实施者,当然是票据事项的记载人。在本文列举的票据代理形式记载瑕疵中,代理人发现代理记载小项出现错误的,当然可依照第9条第3款进行更改,使之符合《票据法》关于票据代理事项记载之要求。
    
    (3)票据隐名代理问题。所谓隐名代理,是指代理人根据被代理人授权所实施的不显示被代理人名义的代理。如果构成隐名代理,根据《合同法》第402条之规定,应当视为代理有效成立,代理之交易合同在被代理人和第三人之问直接发生法律效力,由被代理人承担合同之权利和义务。在票据法上,票据的无因性和文义性决定了票据关系脱离于票据基础关系,票据关系的内容以票据记载事项为根据,依《》票据法》第13条之规定,票据债务人不得以自己与前手或者出票人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杭持票人。准此观之,持票人知道代理人为被代理人行为时,也不能适用隐名代理制度,应当由代理人自己承担票据责任。
    
    但是,根据《票据法》第13条关于知情抗辩权之规定,在持票人知道票据债务人与其前手或者出票人之问存在抗辩事由的情形下,债务人可以此对抗持票人的请求权,拒绝承担票据责任。由此,根据代理人的法律地位来认识问题,既然票据债务人(被代理人)可以该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那么在票据代理中作为票据债务人(被代理人)的代理人,就应当主张该票据债务人(被代理人)的抗辩权。况且在这里,持票人明知背后的真正当事人,就不应该对票据之记载享有法律上的信赖利益,自然也就无信赖利益保护的问题。所以,笔者认为,为了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法律应当准许票据代理人行使被代理人在基础关系中的抗辩权。当然,代理人对持票人知道抗辩事由负担举证责任。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