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仅记载被代理人签章的我国《票据法》视为无效!

    假如是代理人造成票据上有被代理人单独进行签章亦或是者签名的、被代理人却没有进行签章,至于责任的分配也是个问题。如果按照我国《票据法》第5条和第7条的规定来说,此种情况的票据代理应该视为无效,并由代理人负担票据的全部责任。查阅其他国家和地区,在立法上也并没有做出较为明确的规定,从理论层面上来说具有不一样的说法,具体有哪些说法呢?做为融资线银行承兑汇票贴现报价平台的小编,有责任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方面的知识点,感兴趣的朋友,不妨继续往下阅读。
    仅记载被代理人签章的我国《票据法》视为无效!
    1、代理人负担说。这种观点认为,如果票据中记载了被代理人的签名或者签章但是没有代理人签章,票据代理行为不能成立。又票据上被代理人之签章不是自己亲为,所以不需负担票据责任。
  
    2、被代理人负担说。这是大部分学者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如果票据上仅记载被代理人签名,为保护善意持票人的利益,可以认为构成票据代行,由被代理人直接负担票据责任。仅代盖本人印章并不做代理关系之记载的做法。系将票据代理之行为予以隐藏,票据行为有如本人自己完成者然。在这里,构成票据代行,代行人不需要承担票据责任,由本人直接承担之。

    3、区别对待说。该观点与被代理人负担说之不同在于:应当区分被代理人是单位还是自然人。仅记载本人姓名,而未记载代理人签章和代理意旨,在代理人有代理权的情形,仍为有效代理;惟若本人为法人,在代理法人签发票据时,不可仅盖法人的印章,否则该票据发行无效。
   
评析:
    以上三种观点各有道理,并非毫无凭据,惟理论之争议背后莫不是利益关系之分配,最能实现当事人之间利益衡平者才是妥善之方案。基于此,笔者认为代理人负担说不可取,理由如下:一方而,票据代理中仅记载被代理人之签章确实不同于票据的伪造,因为代理人在基础关系层面的确获得了被代理人的授权。这一点从本质上区别于伪造票据签章。虽然应坚守票据的无因性,但是不能完全地不考虑基础关系的作用。另一方面,这一方案也不利于票据流通之安全性,盖票据之最大生命力就在于票据之安全性,保证持票人对票据记载内容之信赖,持票人可以放心地使用票据。如果在这种情形下被代理人可以脱离责任,那么善意持票人的权益难以得到妥善保护。此外,在利益分配方面,由被代理人负担票据责任并不会对之产生任何不利,其本来就应当是票据签章者,自然因此要承担票据责任。

    至于票据代理和票据代行之间的关系,如同行为人到底是代理还是传达那样,二者之间存在模糊微妙的区别。虽然理论上的界限是清楚的,但是这并不会给实践带来多大的明确性,在判定是票据代理还是代行方面,主要还是要综合所有的客观情形加以认定。如果票据中仅仅记载被代理人之签章,那么可以认定这构成票据代行,应当由被代理人来承担责任。这一点在理论逻辑和价值评判上都可以成立。
   
    我国台湾地区“最高法院53年台上字第2716号判决”中认为:惟代理人亦有不标明自己之名,仅表明本人之名而为行为,即代理人任意记明本人之姓名盖其印章,而成为本人名义之票据行为者,所在多有,此种行为只需有代理权,即不能不认为代理之有效成立。台湾地区在1974年“司法官考试”中有过类似的题日,最后的答案也支持这一观点,认为应当由被代理人承担票据责任。其实,签名之代行,本质上可以视同自己之行为,行为人不过是表示机关。况且行为人受本人之指示,保管本人之印章,而代为签章者,事所恒有,若不认其为本人签章之效力,殊不足以保护交易之安全,故依法与事理而论,宜采肯定之见解,较为允当。
  
    至于在这一问题上,要不要将单位和自然人区别对待,笔者认为虽然立法上作了强制性规定,要求单位之票据代理必须有单位的盖章加其授权的代理人的签章,但是二者并无本质差异,没有区别对待之必要。英国的票据立法明确地规定在票据上只需加盖单位之印章即可,此方面还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哦!
以上内容由融资线搜集整理,融资线为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信息服务平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