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仅记载代理人和被代理人签章的权利义务关系!

    如果代理人和被代理人各自的签章都记载于票据之上,可是并无说明他们之间的代理关系,那么怎样解决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已成为热议话题。在相关的法律上,也并没有见到该方面是如何做规定的,从理论这一角度来说,各方观点不尽相同,欲了解详细情况,请跟随小编,一个专做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操作流程的银行解答员一起往下阅读吧!
   
    就我们国家来说,现在实行的票据法框架中,假如被代理人是法人或者单位,在票据上记载了法人或者单位的签章和其授权的代理人的签章,即使不存在代理意思之表明,也应当认定是法人或者单位实施的票据行为,由签章的法人或者单位承担票据责任。若被代理人是自然人,如何分配票据责任,难有定论。在票据法理论上,对这种情形中的责任分配,具有不一样的说法。
    票据仅记载代理人和被代理人签章的权利义务关系!
1、理论介绍
    (1)被理人单独负担说。该说认为根据“签章者负担票据责任”之原则,在票据上记载被代理人签章和代理人签章(或签名)的情形,在外观上表现为共同签章形式,实质上代理人也拥有代理权。但是,代理人没有表明代理意思,不能成立有效的票据代理;被代理人签章并非被代理人本人亲自为之,被代理人不负票据责任,所以应当仅由代理人负担票据责任。按照这一观点,在这两个签章中,被代理人之签章因为欠缺代理意思之表明,而被视为是伪造之产物,否则无法解释被代理人不承担票据责任。不过,这个视为的合理性根据不足。

    (2)被代理人单独负担说。该观点认为,代理人未在票据上表明代理关系。很有可能是使善意持票人认为他是参加承兑人、参加付款人、保证人或者其他票据关系人。一般地票据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签章后,紧接其后签自已名或自己章的,即使没有记载“代理”字样,仍以代理人论。该种观点之本质,就是把两个签章并存时应当将后一签章视做代理人签章这一认识,升高为普通社会观念和交易惯例。
    
    (3)被代理人和代理人共同负担说。这一观点认为,由于代理人和被代理人的签名或者签章均记载于票据,没有表明二者的本质关系,所以应当被视为共同签章形式,由两人共同承担票据责任。有学者主张,代理人经由本人授权代理票据行为,而只签本人之名和代理人之名于票据,未载明代理之意旨,则代理人和本人共同承担票据上之责任。这一观点的基础,是票据的要式性和文义性基础上的持票人信赖之保护,既然存在两个并存的签章,那么就有理由认为二者是共同票据行为人,承担连带票据责任。
    
2、评析
    上述三种观点,由被代理人单独承担票据责任难谓理由充分。盖票据代理必须记载代理人、被代理人和代理关系方可有效,对这种瑕疵情形,依照普通社会观念和交易习惯也难以认定存在代理意思之表明,故不能认为代理有效成立;并且,在两个签章并存的情形,持票人有理由相信该票据系共同行为之结果,尤其按照票据文义性,这一信赖更加应当受到保护。基于此,由被代理人单独承担票据责任的观点有欠妥当。

至干由代理人单独负担票据责任,还是由代理人和被代理人共同负担,笔者认为以采取后者为合理。理由如下:
    在逻辑上,按照上文的论述,如果票据上仅记载了代理人的签章,那么应当由代理人单独承担票据责任;票据上仅记载了被代理人的签章,构成票据代行,应当由被代理人单独承担票据责任。如果在记载了被代理人和代理人签章的情形下,我们主张由代理人单独承担责任,那么为何在票据上仅记载被代理人的情形下要由被代理人单独承担责任?这两种情形本质上并无差异,前者只是比后者多记载了代理人的签章而已,但是该记载由于没有表明代理意思而不会产生实质影响。所以应当认为由二者共同负担。
    
    在价值上,票据是文义性证券,其目的就是保证票据的流通性和安全性,既然在票据上记载了两个签章,那么就应当认定由二者连带承担票据责任,否则就会使得持票人陷人基础关系的纠纷之中。并且《票据法》第51条规定:保证人为两人以上的,保证人之间承担连带责任。这一规定体现了尽量使票据支付能力最大化,保障人们放心使用票据,间接地支持了共同负担说。
    
    在善良道德情感上,认为在记载了代理人和被代理人的签章之情形,应当由代理人单独地承担票据责任,其基础就是把被代理人之签章视为伪造。否则,被代理人就不应该脱身于票据责任之外。问题是,这种视为不符合实际情形和社会的善良道德情感,因为,没有表明代理关系和伪造有本质上的差异,前者有代理权而后者没有代理权。如果将二者混淆,在善良道德情感上有失妥帖。
   
    在利益分配上,由代理人一同负担票据责任并无不妥,盖其未表明代理之意思,在主观上存在过失,应负担因之带来的不利。
以上内容由融资线搜集整理,融资线为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信息服务平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