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深度解析票据无质押背书设立过程中的风险!

    理论界和实务界对于几种不规范的票据质押已经达成共识:一是仅交付了票据而未签订书面质押合同,也未作质押背书,不构成票据质押;二是票据已经背书并记载了“质押”字样,无须另行签订质押合同票据即成立。而对于质押背书不规范的效力问题,仍然有澄清的必要。
    票据质押设立过程中的风险
票据无质押背书设立过程中的风险
    对于无质押背书的票据质押的效力,担保物权法学者和票据法学者,从不同的视角出发提出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
 
1、肯定说及判例
    持赞同观点的学者以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的法官为代表,他们认为质押背书只是票据质权的对抗要件而非生效要件,认定质押背书是票据质权的取得要件既不符合担保法的规定,也不符合票据法的规定。《担保法》第76条未规定质押背书为票据质权的取得要件,《票据法》也未规定无“质押背书”的记载的质押无效,在此法律背景下,仅凭未作质押背书就认定债权人不能取得质权无法律依据。质押背书是表明持票人享有票据权利的直接证据,如果没有质押背书,持票人可以依法举证,证明其票据权利。在当事人签订有书面质押合同的情况下,书面的质押合同就是票据持有人证明其享有票据质权的合法证据。书面质押合同与质押背书在票据质权的取得上有相同的证据效力。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滕州市城郊信用社诉建行枣庄市薛城区支行票据纠纷案”的判决,观点与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的法官们一致。该案中,洗煤厂以持有的建行枣庄市薛城区支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与城郊信用社签订以汇票为权利质押凭证的质押借款合同,但是该汇票上没有质押背书,仅有“委托城郊信用社收款”的字样。滕州市城郊信用社诉请判令收回贷款,建行薛城区支行认为汇票上没有记载“质押”字样,而仅有“委托收款”字样,因此不构成有效的票据质押。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该质押有效,理由是背书质押不是设定票据质权的惟一方式,订立质押合同、交付票据也可以设定票据质权。以票据出质的,质押背书是表明票据持有人享有票据质权的直接证据,如果无质押背书,书面的质押合同就是票据持有人证明其享有票据质权的合法证据。在票据持有人持有票据,并有书面质押合同的情况下,应当认定持有人享有票据质权。所以背书“质押”字样不是票据质权的取得要件,仅是票据质权的对抗要件。
    
2、否定说及判例
    大部分票据法学者从票据的无因性、文义性、外观性等票据的基本特征出发,提出质押背书是票据质押成立的必备要件。他们认为当事人以单纯交付的方式转移票据的占有并且存在质押合同时,不构成票据质押。只有在票据上进行质押背书,才能从票据文义上体现其质押关系。而且。当事人签订了质押合同后,具备形式要件,质权方能生效,在动产上表现为转移占有,在权利上则表现为以法定形式完成交付或登记手续,既然《票据法》规定了票据质押应当以背书质押的方式转移占有,那么背书人的签章和质押字样的记载就是法定形式的要求,不具备该形式,票据质押就不能成立。
   
    坚持这一观点的法院判决多是援引《票据法》第35条第2款和《票据纠纷案件若干规定》第55条的规定,认为出质人未在票据上记载“质押”字样而另行签订质押合同的,不构成票据质押,从而判决票据质押不成立。持这一观点的判决比较多,在此不一一列举。
    
    在这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之外,还存在一种折衷的观点。他们在承认票据质押需要质押背书这一要件的同时,从利于商品流通和便利交易的角度出发,并不否认无质押背书的票据质押的效力,这种质押与其说是票据质押,还不如说是当事人将之作为一般的权利凭证进行质押,这也就是从民法角度进行质押。而存在质押背书的票据质押,是从票据法角度进行的质押。从民法角度进行的票据质押,质权人想实现质权,不能以持票人的身份直接行使付款请求权,只能以诉讼的方式请求确认该质押的效力,要求出质人补正质背书,从而强制实现该质权。
 
    通过分析上述观点和有关案例,可知绝大部分的法院判决认为没有质押背书,不构成票据质押。极少数判例支持无质押背书也能构成票据质押,而这也是基于案件的特殊情况。既有判例的不一致,导致对该问题抉择上的摇摆,在仅有质押合同和票据交付的情形下,即使质权最终能够实现,在现有法律环境中通常也会经历耗费时日的诉讼。
    
    笔者认为,这其实是一个两难抉择。物权法学者和票据法学者都能从各自的领域为自己的观点提出有力的论证依据。从票据法自身来看,票据法作为商事法的特别法,是一种强制性规范,注重票面的文义性。因此,如果仅凭质押合同和交付就认定质押成立,没有在票面上为质押背书的话,会产生两种不利后果:一种后果就是质权人再转让质押票据,被背书人依据对票载信息的信赖可以取得完全的票据权利,而出质人无权抗辩,另外一种后果就是,如果没有质押背书,质权人也有可能会遭受出质人的恶意挂失而使票据无效,这样就会为质权人实现质权设定重重障碍。从民法角度来看,即使没有质押背书,不能构成票据法意义上的票据质押,但是由于形成了书面质押合同,并已经交付票据,满足普通动产质押的一般构成要件,成立民法上的普通质押,所以依然能够达到担保债务履行的目的。
    
    通过上述论述可以看出,以票据设定质押但缺失质押背书,能否被认定为质权已经设定,学界和实务界没有形成一致的意见,这就为质权实现埋下了隐患。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