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现行法律背景下如何防范票据质押的风险?

    法律、法规的修订虽然能从根源上减少票据质押的法律风险,但是,这是一个长期过程,起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在现状无法很快改变的前提下,应当研究在现行法律背景下如何防范票据质押风险。做为一个多年从事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的小编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出发,减少票据质押风险的发生。
如何防范票据质押的风险?
一、规范票据质押的形式   
    鉴于对票据质押是否以质押背书为必要、不完全质押背书的效力等一直存在争议,笔者认为,严格按照《票据法》第35条第2款设定票据质押,是安全的、从根源上防止风险的设质方式。质押背书对票据质权的实现而言是有力的保障,有出质人签章和质押背书的票据,不能发生付款银行以质押无效而不予付款的抗辩。从我国法院审判的案件来看,早期,法院对无质押背书和质押背书不完全的票据,判定票据质押无效,在1998年到2000年左右,曾出现此类票据质押有效的案例,但是其后的类似判例显示,法院多是以此类票据质押不符合《票据法》第35条第2款的相关规定为由,判决票据质押无效。法院对无质押背书的票据质押案件的判决意见经历了“无效”-“有效”-“无效”的过程,现在审判机关对票据质押纠纷案件的审理,将票据纠纷和普通债权和担保纠纷分离,更注重票据的要式性、文义性和无因性,票面上如果没有质押背书,则认定不构成票据质押。如果存在权利质押合同,则构成普通权利质押,而这需要通过诉讼的方式行使诉权。为防止不利后果的发生,质押背书对接受票据质押的质权人,无论是商业银行还是其他组织或个人,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对于无质押背书和不完全的质押背书,既有的判例承认补记字样具有完全质押背书的效力。笔者赞同这种观点,对于不完全质押背书的票据,在进行补记之前,票据质权尚未完全成立;当事人在票据到期日或者被担保债权履行期届满之前补记的,票据质权有效成立。所以,此类票据质押并非绝对无效。
    
    因此,商业银行在从事票据业务时,除了要求员工掌握必要的票据知识,还应当要求员工掌握相关的法律知识。在办理票据质押业务时,应当要求质人在票据背面为质押背书,不能以为依靠权利质押合同和持有出质人交付的票据就可以高枕无忧。在特殊情况下不能为质押背书的,事后应当补记,这样才能避免在票据质押设定阶段可能出现的法律风险。    对于质押双方存在质押合同,但是票面上记载“委托收款”字样的票据,有的判决承认此类票据质押有效,尽管从结果公平的角度来考虑,个别案件是正确的,但这是以违反票据法的基本性质—文义性为代价的,破坏了法治的基石,实为不可取。对此类票据质押案件,应从其票面上所反映的内容来认定,对善意第三人而言,其是委托收款关系,而非票据质押关系,所以背书人前手对背书人的抗辩完全适用于被背书人,实质上的质权人因记载错误而成为被委托收款人,面临不能以自己名义请求付款和受到背书人前手对背书人抗辩的风险,所以在为质押背书时,质权人应当要求为“质押”背书,而非委托收款背书。
 
二、对不得转让的票据的设质,应当区分不同情形
    1、不能接受有“委托收款”背书的票据质押。委托收款背书同设质背书一样,是非转让背书,背书人交付给被背书人,并不发生票据权利转移的效力。持票人的权利仅限于委托收款,持票人无权再为转让背书,不得以票据权利设定质权,也不得处分票据权利(如免除)。所以委托收款背书同票据法规定的拒绝承兑、拒绝付款和超过付款期限的票据一样。都不得背书转让。不能转让的票据,一般也无法设定质押,为了避免将来陷人讼争或者遭受质权无法实现的损失,不应接受记载“委托收款”字样的票据质押。
    
    2、最好拒绝接受以出票人记载“不得转让”字样的票据设质。出票人记载“不得转让”的票据不得转让,但是能否设定质押呢?笔者认为,票据之所以能够作为质押的标的,是因为票据是流通证券,能够在不同的商事主体之间进行转让。出票人记载“不得转让”的票据,即丧失了流通性。虽然质押背书是非转让背书,但是设定质权的目的在于,当所担保的债权届期不获清偿时,取得出质权利的交换价值,满足优先受偿的要求以实现权利。如果质押所担保债权届期能获得清偿,质权人再将票据返还出质人,不存在什么风险。但是一旦所担保的债权届期未获清偿,质权人就可能面临质押无效的风险,所以质权人为避免陷入讼争和可能的损失,最好拒绝接受这种票据的设质。
 
    3、可以接受背书人记载“不得转让”字样的票据质押。“不得转让”字样由出票人记载或者背书人记载,后果不一样。前文已述及,出票人记载“不得转让”字样的,票据丧失流通性,但是背书人记载“不得转让”字样仅是免除自己对后手再为转让背书的责任,票据的流通性并不因此记载而丧失,禁止背书人的后手仍然可以将票据予以转让。背书人附记禁止转让字样的背书与普通背书相同,仍具有普通背书的效力。所以背书人记载“不得转让”的票据可以设定质押。《票据纠纷案件若干规定》第54条也从侧面印证了此类票据可以设定质押。但是有学者认为,为了避免陷人讼争和可能遭受的损失,对于载明“不得转让”的票据,无论是出票人记载还是背书人记载,银行均不为之办理质押。出票人记载“不得转让”的票据,笔者赞同不能设定质押。但是连背书人记载“不得转让”的票据也一概否定,实在不妥,如此一来,将大量本可以设定质押的票据拒之门外,不利于票据融资功能的实现,对接受票据质押的商业银行或其他质权人来讲,也面临潜在收益的损失。所以,质权人可以接受背书人记载“不得转让”字样的票据的质押。
 
    4、接受远期支票质押要确保出票人的资信不存在问题。依照《票据法》第93条第1款的规定,支票的书、付款和追索权的行使,除第四章规定外,适用《票据法》第二章有关汇票的规定。所以汇票有关质押的规定也适用支票,换言之,支票也可以设定质押。《物权法》和《担保法》也明文规定支票可以设定质押。以支票设定质押的争议主要存在于学界,司法实务中,以支票设定质押的案例并不少见。反对以支票设定质押的担心主要在于我国票据法不承认远期支票的合法性,所以一且出质人资信出现危机,不能保证见票即付,质权人就可能因远期支票无效而陷人质权实现不能的风险。因此.在债务人以远期支票质押时,债权人必须对出票人的资信有真正的了解,不可轻易接受。
 
以上内容由融资线搜集整理,融资线为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信息服务平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