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怎样控制“不得转让”票据质押风险的问题?

    票据质押中的风险控制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完善现行法律制度,加强票据法对票据关系当事人行为的规范和权利保护,降低发生法律风险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则是面对立法现状,着眼于对现行法律规范的正确解释,由此向司法审判提供合理指导,避免出现不必要的法律风险。今天融资线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平台的小编重点来讲一讲从完善现行法律制度来控制“不得转让”的票据质押的风险问题。
   票据质押风险的控制
完善“不得转让”票据的质押的法律制度
    “不得转让”票据质押的法律风险来源之一,是现行立法体系内,多重法律规制下的规范混乱,总结前文,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票据质押的构成要件方面:
    虽然现在有些法院已肯定了“质押合同+交付”模式下发生的票据质押有一般债权担保效力,但是相关法律规范结构的残缺和内容模糊,仍然不能很好地解决问题。另外,这种质押担保效力的实现受有限制,一旦债务人或者付款人不配合,质权人实现质权就只能诉诸司法途径。这样,凭借质押合同的质权人就要投入司法成本,承担质权效力认定方而的风险和判决可能无法执行的风险。

2“不得转让”票据质押的效力方面:
    对于“不得转让”记载的不同理解导致对该类票据质押效力的不同认定,对此,立法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这不利于对合法持票人的保护。以上问题,必须在参考国际票据立法经验、遵循票据原理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票据发展状况予以完善。笔者主张:
    
    (1)根据票据的文义性,设质背书属于在票据上体现的“票据质押合意”,是质押合同的特殊形式。这种特殊形式的“质押合同的内容”,等于一般质押合同含有的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与票据法上票据关系当事人票据权利义务的总和。当事人对这两种质押设立方式的选择,相当于对两种“质押合同形式”的选择,不同的选择产生不同的法律效果。对此两种质押方式对应的法律效果,立法均应作出明确认可。尤其是票据法应对按照物权法设定的质押的效力作出解释性规定。
   
    (2)“不得转让”的票据的质押,不应排除转质和再转让。“不得转让”字样的记载属于绝对有益记载事项,是记载人意思自治的体现。根据记载人的不同,记载人怠思自治的内容也有所不同,出票人是创设票据权利之人,出票时记载了“不得转让”字样,是不准许票据转让的意思表示,应当发生不得转让的效力;但是质押不等同于转让,也不必然转化为转让,“不得转让”的文义不能包含禁止质押的意思。质押是权利人对其财产权的使用权能的挖掘利用,在免除了出票人对质权人的票据责任的基础上,票据质押关系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与一般质押关系中当事人的权利义务没有本质区别。肯定这类票据的质押效力是无害的。
    
    背书人记载“不得转让”字样,是其与直接后手约定的、限制该后手转让票据,一旦该后手违反此约定,就不对直接后手之外的人承担票据责任的意思表示,其效力也应该仅限于此,不应在整体上就此否定票据的流通性与背书性。因此,在这类票据中,不仅质押是有效的,并且质权人有转质权和再背书转让的权利,在立法上,应该对票据质权人的转质权和再转让权利作出规定。
   
    (3)虽然前文一直试图从票据质押双轨制的角度合理解释《票据法》与其他相关立法之间的关系,但是在票据法领域内,票据质押关系发生一般债权性质押的效果肯定不是票据当事人的本意,合理解释只是为了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事后保护。法律的完善需要统一立法和明确司法解释的适用范围。比如在《物权法》实施之后,对于一般法与特别法涉及当事人切身利益的效力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理应及时作出司法解释。这样不仅有利于票据风险的防范、保护票据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还有助于与国际票据制度接轨,方便跨国金融贸易的发展。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