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保证与民事普通保证之间的差别是什么?

    做为一个多年从事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的我,可以说在业务实践中积累了很多关于票据方面的知识和经验,自认有必要将这些知识和经验无私的分享给大家,今天依然延续上一篇文章的话题,重点讲一讲票据保证与民事普通保证之间的差别。票据保证与民事普通保证虽然都有增强信用的功能和连带保证的责任形式,但在成立要素、性质、效力、保证期间和当事人的权利等方而两者之间却有很大的差别。票据法专业性强、操作自成一体,实行“严格的形式主义”,因此,票据保证不能照搬民法既成的保证规范。具体来看,票据保证与民事普通保证的差别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观察:
票据保证与民事普通保证之间的差别
一、成立要素之差别
    票据行为具有严格的要式性,有效的票据保证必须具备法定的形式要件,包括记载“保证”字样、保证人的名称和住所、被保证人名称、保证日期等。保证不得附条件。若未在票据上签章或签带不符合要求,而是另行订立保证合同,则不发生票据保证的效力。中信实业银行上海分行的纠纷说明,虽订立了保证合同,但未在票据上载明“保证”字样,不发生票据保证效力。
    
    普通保证的法律依据是《担保法》和《物权法》的相关规定,保证人与债权人应当以书面形式订立保证合同,合同内容灵活;可以就保证成立或生效的时间、方式,保证的范围等进行约定,只要当事人协商一致,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和公共利益,均可以由当事人自行约定;保证形式较随意,单独订立保证合同、保证人在债务合同上签字,都构成有效保证;还可以附条件、附期限。除此之外,由于保证合同具有相对性,因而如果保证的债权债务转让,应取得保证人的书面同意,否则将作有利于保证人的解释。
    
    在主体资格方面,票据的保证人应为债务人之外的第三人,也就是保证人为票据上某一被保证人提供保证之后,由原先与票据不相关的第三人变为票据债务人之一。还有,票据保证人为某一票据债务人保证之后,不能再为同一票据上其他票据债务人提供保证,而普通保证的保证人可以在同一债务关系中为几个被保证人提供保证,不受人数限制。
 
二、性质之相异
    票据保证兼有独立性和从属性,此特性使其区别于民法上的普通保证。所谓票据行为独立性,乃指同一票据上之多数票据行为,其效力各自独立,一行为之无效,不影响其他行为之效力,一方而,票据保证的效力独立于票据的原因关系,不因原因关系的无效而无效;另一方面,票据上的各个票据行为,单独发生效力,某一票据行为无效的,不影响票据保证的效力。
    
    票据保证从属于出票行为,在票据法中属于“从票据行为”或“附属的票据行为”,即只能在己签发的票据上为的行为。“出票行为是基本的票据行为,是附属票据行为的基础。如果出票行为无效,票据即无效,而且这种无效是自始、当然、确定地不发生效力,当事人事后追认也不能改变无效状态,在此情形下,出票后的其他附属的票据行为亦随之无效。《票据法》第49条的但书部分体现了票据保证的从属性。票据保证的从属性主要表现为:其一,责任性质相同。保证人与被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日本票据法将其称为同一责任,体现了两者责任性质的同一。其二,保证人承担的责任与被保证人身份有关,保证人若为出票人提供保证,则需承担保证承兑或保证付款的责任;保证人若为付款人提供保证,则需承担保证付款的义务。其三,保证人的签章受到被保证人身份的制约。保证人为持票人、付款人、承兑人提供保证的,应记载于票据的正面;保证人为背书人提供保证的,记载于票据的背面或粘单上。其四,保证人行使追索权受到被保证人身份的制约。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后,只能向被保证人及其前手进行追索,不能向被保证人的后手进行追索。若被保证人为付款人,保证人能够向出票人的一切票据债务人追索;若被保证人为出票人,保证人只能向出票人追索。其五,保证人权利的诉讼时效与被保证人权利的诉讼时效相同。
    
三、效力之不同
    普通保证不能村替代票据保证的重要原因就是二者的效力不同。票据保证的权利人不限于发生保证当时的持票人,还包括不确定的后手持票人。票据保证针对的是票据本身,随着票据的背书而移转。除票据本身无效、涉及非法利益或出票行为无效等特定情形外,保证人总是负有保证责任。而普通保证的权利人、范围等一但确定,债权的让与或债务的转移若不经过保证人书面同意,就会对保证产生影响,保证人将不再承担保证责任。
    
    票据保证是单方法律行为,只需保证人合法签章即可生效,票据流转不需取得保证人的同意,打破了普通保证的相对性,保证范围得到扩大。而普通保证是双方法律行为,当事人具有特定的意思表示才能发生效力,且债权让与必须取得保证人的同意,否则不能打破原保证范围,保证人仍在原保证担保的范围内继续承担保证责任。这里的“原保证担保的范围”既包括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也包括能够主张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人的范困。在中信实业银行上海分行的纠纷中,如果该票据实现背书转让,则根据一般保证的相对性,被背书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主张将无法律依据。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