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现行票据保证制度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做为一个多年从事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我,在实际的工作当中还是积累了一定的有关票据方面的知识,票据行业对于一个局外人来说还是显得有些高深莫测,本人也是经过不断的学习和积累才有了今天的小有成就,做人不能太自私,要懂得分享。今天小编要分享的是关于票据保证制度所存在的问题,希望对那些刚进入票据行业的同仁们能够有些帮助,闲话不多聊了,下面开始进入正题。
现行票据保证制度存在的问题
保证人资格问题
    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讨论了现行票据法律对保证人资格的规定。小编认为认为,《票据管理实施办法》排除一般情况下国家机关、公益性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和职能部门为保证人的规定,具有积极意义,可以避免由于法律的疏漏造成国有、集体资产流失。然而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中但书部分的两种例外规定较为不妥:其一,对于国务院批准的转贷主体,其依据是行政决定或命令,位阶上不能构成对票据法的修改。《票据法》第109条规定,票据管理具体的实施办法,由央行依照本法制定,司法解释不能直接修改法律规定。此处的扩大解释将行政命令、行政决定引人票据法律主体资格的判断标准中,不符合票据法律、法规的要义。其二,司法解释允许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独立成为票据保证人,并不周延:一方面,在分支机构不能清偿债务时,法院可以裁定企业法人为裁定执行该企业法人其他分支机构的财产。即分支机构能够在财产上满足持票人的追索要求,但该分支机构应限于法人依法设立并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只有此种分支机构才能为诉讼主体,否则根据票据的文义性,持票人需以分支机构为诉讼主体,未领取营业执照的分支机构不能成为诉讼主体,两者产生矛盾。
 
    另一方面,对获得法人书面授权的分支机构如何承担责任,并无明确规定。具体有两种参考模式:一种模式根据担保法,分支机构可以和企业法人作为共同被告。另一种模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规定,分支机构在有限范围内承担责任,企业法人承担补充责任。另外,分支机构提供保证须经企业法人书面授权,必将涉及实质审查,这与票据签章的形式审查要求不符,增加了后手的难度和风险。因此,笔者认为,应对《票据法》进行修改,增加“具有代为清偿票据债务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个人,国家机关、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和职能部门不得为保证人,但是,法律或中国人民银行依据票据法制定的票据管理具体办法中另有规定的除外”。同时,删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0条的部分,与前两者保持一致。
 
票据保证的类型失于单一
    学理上对票据保证的分类有多种形式:根据保证金额范围的不同,分为部分保证和全部保证;根据保证人在汇票上记载内容是否有固定的格式,分为正式保证和略式保证;根据票据保证是否附有条件,分为单纯保证和非单纯保证;根据为同一票据债务人提供保证的人数不同,分为单独保证和共同保证。多种保证形式各有特色,为票据保证的灵活适用提供了条件。但是,反观我国票据法律制度,许多灵活的票据保证类型没有获得法律的认可,只停留在学理探讨阶段,这无疑成为票据保证实践的一大障碍。因此,在探讨票据保证种类时,从立法角度认可与我国现阶段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票据保证类型,是讨论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