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银行承兑汇票遭到拒付是一种较极端的情形!

    承兑人对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后即成为付款人,承担绝对的付款责任,只能在特定条件下才能拒付。票据法从保障票据流通、维护持票人合法权益、兼顾付款人利益出发,特别规定了付款人的形式审查义务。所谓形式审查,是指对票据的外观形式即票据上的记载事项进行审查,而不涉及票据外的其他事实或情况。付款人的形式审查义务包括对票据本身和持票人的形式审查。对票据的形式审查是审查票据在形式上是否合法有效,也就是对票据记载事项的审查。对持票人的形式审查,是审查持票人在形式上是否为合法权利人,也就是对背书连续性的审查。而对于持票人是否为真实的权利人,是否依真实有效的背书而受让票据权利等实质性问题,各国票据法均规定,付款人无须审查。经过形式审查,若持票人在形式上享有票据权利,付款人应及时足额付款;若存在法定抗辩事由,付款人应拒绝付款。为确保票据流通,拒付的情形被严格限制。并且从发达国家的经验上着,银行承兑汇票遭到拒付是一种较极端的情形。
    银行承兑汇票遭到拒付是一种较极端的情形!
    在我国,银行承兑汇票遭拒付的情形比较复杂,持票人前手之间存在纠纷要求付款行拒绝付款,付款行即应允;一些出票人或持票人的前手出于各种目的在出票后或背书转让后,又通过伪报票据丧失或向法院申请停止支付的财产保全措施,付款行依挂失止付通知或法院裁定拒绝付款等等。
 
    《支付结算办法》第38条规定:“票据债务人对下列情况的持票人可以拒绝付款:1、对不履行约定义务的与自己有直接债权债务关系的持票人;2、以欺诈、偷盗或者胁迫等手段取得票据的持票人;3、对明知有欺诈、偷盗或者胁迫等情形,出于恶意取得票据的持票人;4、明知债务人与出票人或者持票人的前手之间存在抗辩事由而取得票据的持票人;5、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票据法》规定的票据的持票人;6、对取得背书不连续票据的持票人;7、符合《票据法》规定的其他抗辩事由。”
 
    显然,实务中的很多拒付情形并非法定情形,但仍屡次出现,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票据的信用,这或许是现阶段我国票据实务中的“特色”。究其原因主要有二:
 
    一是对票据相关原理和规则认识错误。如对票据行为无因性和独立性的认识错误。尽管理论界对这些原理早已达成共识,但是,《票据法》第10条关于票据的签发、取得和转让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的规定,将原因关系与票据关系混为一谈,导致认识混乱。加之《票据法》第57条第2款规定,“付款人及其代理付款人以恶意或者有重大过失付款的,应当自行承担责任。”在此种情况下,有些付款人为了避免自己因为错误付款承担责任的不利后果,对持票人前手提出的票据存在瑕疵的理由往往予以采纳,从而导致拒付的现象时有发生。
 
    二是与我国票据法律制度不够完善.存在诸多漏洞有关。如诉讼保全措施条件太低,对举证的要求太低等。在我国公示催告程序中,法院决定是否受理公示催告申请时只是对申请人在申请书中的陈述予以形式审查,一般情况下,只要失票人提供票据复印件和前手证明,付款人所在地法院即给予受理。这种较低的起诉条件及诉讼成本给某些人以可乘之机,于是便出于某种目的而随意申请公示催告,一旦法院受理,付款行便依止付通知予以拒付,这也是近年来出现较多的拒付情形。
 
    总的来说,银行承兑汇票遭到拒付是一种较极端的情形!但依然会有发生的状况,在近些年的票据实务中,拒付的原因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基于票据法律规定的抗辩事由,付款人行使抗辩权而拒付;第二类是虽然没有法定的抗辩事由,但持票人的前手主张票据存在瑕疵,付款人便依此拒付;第三类是在票据丧失的情况下,付款人在失票救济措施的实施过程中拒付。
 
以上内容由融资线搜集整理,融资线为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信息服务平台,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