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不能承兑,拒绝证明的规则应以便利持票人为宗旨

    票据法是技术性法律规范,在探讨这个问题时,其他国家、地区的立法无疑可以作为参考。为讨论更加的明晰,小编分别从拒绝证明的作成人、作成期限、形式、拒绝证明责任的免除等方而提出问题和分析问题。不管怎样,如若票据不能承兑,拒绝证明的规则都应以便利持票人为宗旨。今天小编重点看来讲一讲拒绝证明的作成人,其他的会在以后的文章中分别进行阐述。
   
拒绝证明的作成人:
    《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公约》和我国台湾地区“票据法”都规定,作成拒绝证书是持票人的义务。如《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公约》第44条第1款规定,票据不获承兑或付款,持票人必须作成拒绝证书以证明之。我国台湾地区“票据法”第86条规定:“汇票全部或一部不获承兑或付款,或无从为承兑或付款提示时,持票人应请求做成拒绝证书证明之。”对于拒绝证书的制作人,我国台湾地区“票据法”第106条规定:“拒绝证书,由持票人请求拒绝承兑地或拒绝付款地之法院公证处、商会或银行公会做成之。”日本《拒绝证书令》第1条规定,票据及支票的拒绝证书,由公证人或执行官作成之。《英国票据法》第51条第7款规定,拒绝证书应由公证人制作。
   
    在拒绝证书作成人的规定上,《日内瓦统一汇票木票法公约》与《英国票据法》的差异是明显的。这个差异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立法宗旨和价值选择的不同造成的。《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公约》贯彻的是大陆法系国家的票据法理念,法典化的立法方式其有严谨性、稳定性、追求逻辑合理性的特点,而英美法系的票据法律多是在判例法的基础上形成的,追求简便、灵活、自由的形式。正如《美国统一商法典》第1-102条中规定的那样,本法应作灵活的解释和适用,以促进本法的基本宗旨的实现。该法典的基本宗旨是:使调整商业交易的法律更加简洁,明确并适应现代要求,使商业做法能够通过习惯、行业管理和当事方协议不断获得发展。
   
    有学者指出,《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公约》崇尚交易安全稳定,保护善意持票人的权益;英美法系则崇尚交易的便利、快捷,即强调交易的效率,倾向于保护正当持票人的权益。
 
    按照英美国家的票据法,作成拒绝证书并不构成追索权的保全手续(国外票据除外),因为拒绝证书仅仅是一个证明文件而已,除拒绝证书外,当事人还可以其他事实或证据来证明票据被拒绝的事实。相反,拒绝事由的通知则是追索权行使的保全手续。因为退票通知的意义不仅在于告知持票人的前手票据已被拒绝的事实,还包括了预先告知被追索人将要开始追索,使其为履行票据债务做好准备,以避免损失的扩大。而在《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公约》中,情况正好相反,作成拒绝证书是追索权的保全手续,拒绝事由的通知不是追索权的保全手续。其理由是:拒绝证书系一种法定的文字证明,其记载事项必须法定而不能依当事人的意思决定,因为只有这样,刁’能确保追索权的行使建立在可靠的基础之上,防止追索权的滥用,保障票据的流通与安全;而对于退票的通知,其意义仅在于预先告知被追索人即将开始追索程序。有学者指出,表面看来,两大票据法系的规定各有其道理,但实质上这种差异深刻反映了两种法律文化的哲学思想的不同。英美法基于自由主义的传统,更加注重票据法的私法性质,突出了当事人主义和责任自治主义;大陆法基于国家主义传统。更强调票据法的公法性质,突出了法律强制主义和公共秩序主义。
    
    我国《票据法》第62条规定:“持票人行使追索权时,应当提供被拒绝承兑或者被拒绝付款的有关证明。持票人提示承兑或者付款被拒绝的,承兑人或者付款人必须出具拒绝证明,或者出具退票理由书。”在票据实务中,持票人提示承兑或者提示付款,票据上记载的付款人是商业银行而该银行拒绝的,向持票人出具格式化的退票理由书并记载拒绝的具体理由。商业承兑汇票遭到拒绝的,应当由拒绝的商业单位向持票人出具拒绝证明并记载拒绝的理由。

    以上内容由:电子银行承兑汇票贴现报价平台的小编整理奉上,如果此时您对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操作流程感兴趣不妨参考这篇文章:http://www.huipanrz.cn/zxyw/242.html,谢谢!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