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日本最高裁判所有关票据署名判决的案例

    有关票据纠纷的案例,融资线电子银行承兑汇票贴现报价平台的小编在以往的文章中曾经分享过很多次,但几乎都是国内的一些案例,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案例是发生在日本的一起有关票据署名判决的案例,不是汇票,而是本票的案例,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跟随小编一起往下阅读吧。
日本最高裁判所有关票据署名判决的案例
案由:
    本案中,一张本票的持票人甲于到期日在付款地提示付款,但遭到拒付,于是提起诉讼要求本票的背书人乙公司承担付款责任。票据背书栏中填写的背书人是“福知山市京町22番地乙公司”,并加盖了乙公司及其代表人的印章,但并没有代表人丙的记名签章或者签名。乙公司因此拒绝付款,不承担背书人的责任,甲因此提起诉讼要求其承担付款责任。
 
审理:
    日本法院审理此案,一审、二审中乙公司胜诉。甲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日本最高裁判所于1966年审理此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意见:
    最高裁判所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关于背书人乙公司的签名在只有公司法人名称记载与印章而没有法人代表人记名印章或签名的情况下是否仍然有效,乙公司据此需承担付款责任。甲的抗辩是法人的票据行为只须基于法人的记名印章即对其产生约束力,并不需要公司代表人的签名。对此抗辩,最高裁判所认为,此案案情与代理情形显著不同,法人的法律行为通过处于法律代表人地位上的自然人来实现,法人本身不能行为,法人不存在脱离法人机关的法律行为。有鉴于此,法人的署名必然也只能是由其法定代表人来署名。本案一审、二审的事实证明,本案中的本票在背书栏目中仅有法人公司的印章而无代表人的签名或印章,因此不能据此认定公司法人自己作出了合法的法律行为,背书因而不得发生法律效力。最终最高裁判所驳回上诉。
 
提示与讨论:
    日本最高裁判所对于本案的判决严格遵循日本有关公司法人的相关规定,以公司代表人署名作为背书生效要件,以背书没有公司代表人签字或印章而驳回上诉,实际上是维护票据要式性的法律要求。换言之,票据签名仅有法人记名或印章而无法人代表人之签名与印章存在重大瑕疵,法人自己的记名并不能代表其代表人做出了为票价背书的意思表示行为,因而二者之间存在根本差别,两者没有联系在一起则使票据背书的行为失去效力。显然,持票人在审核背书时并没有注意到这微小的差别,最终导致无法要求付款。此案放在中国法背景下,则结果难以预料,属于法院自由裁量权范围。例如,中国《票据法》第7条规定:“票据上的签章,为签名、盖章或者签名加盖章。法人和其他使用票据的单位在票据上的签章,为该法人或者该单位的盖章加其法定代表人或者其授权的代理人的签章……”这表明,法人的签名要求包括法定代表人。但并未明确规定如果法人或单位代表人签字缺乏的情况下应当如何处理。从票据注重文义记载的立法本义出发,判决签字无效并无不妥,但具体案例中如何处理仍需视案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