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从广义和狭义两个方面讲解票据行为!

    从广义和狭义两个方面讲解票据行为,从票据法理论上讲,票据行为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票据行为是指以发生、变更或消灭票据关系为目的的法律行为或准法律行为,包括出票、背书、承兑、参加承兑、保证、保付、禁止背书、改写、涂销、划线等。其中的出票、背书、承兑等行为是以行为人的意思表示为要素,法律基于一行为人的意思表示而赋予一定的效力,所以是法律行为。不以行为人的意思表示为要素,法律直接规定其效力的,如付款、划线,是准法律行为。
 
    狭义的票据行为是票据当事人以发生票据债务为目的法律行为。根据我国《票据法》的规定,票据行为包括出票、背书、承兑、保证四种。在日内瓦统一票据法体系中,票据行为还包括保付和参加行为。其中,出票是基本的票据行为,是创造票据的行为,其他票据行为都是以出票行为为前提而为的,如出票行为无效,票据本身根本不能有效存在。
 
    票据行为属于民法上的法律行为。但究竟属于何种性质的法律行为,在理论上与各国立法上都有分歧。理论上依票据行为内容的意思表示,学者们概括为五种观点,即合同行为说、单方法律行为说、共同行为说、权利外观说、折中说。一般说来,大陆法系国家多主张单方法律行为说,认为票据为流通证券,其持票人通常不确定,故当行为人作成票据并签章于票据上,对于不特定的持票人均为意思表示,无须持票人承诺,所以出票人一经签发票据,票据即有效成立,而无须对方当事人的合意。
 
    这种理论与规定有利于票据的流通与对善意持票人的保护。我国《票据法》采用了此说。英美法系国家主张合同行为说,认为票据债务人所以负担票据上的债务,是票据债务人与票据债权人缔结合同所致,票据本身就是合同,不需要另有合同加以证明其为合同。法律推定善意持票人是受合法交付票据的人,而在票据上签名的人又推定其已受对价,因而在善意持票人与票据债务人之间已成立合法的合同关系。如《美国统一商法典》第3-307条规定,除在诉讼程序中被特别否定外,票据上每第一签名都应被承认。结果在实务中两大法系实质上无大差别。
 
    票据行为是民法上的法律行为的一种,所以票据行为应符合民法上对民事法律行为规定的基本要件;但票据行为又是一种特殊的民事法律行为,因此,也可能在某些特别情况下,若干民法上的法律行为规则,不能完全适用于票据行为。
 
    票据行为应符合民事法律行为的要件。票据行为与民法上的民事法律行为属于特殊与一般的关系,民事法律行为的基本要件适用票据行为主要有两个方面:
 
    (1)票据能力。票据能力分为票据权利能力和票据行为能力两种。票据权利能力是指能够成为票据关系当事人的资格。票据行为能力是指能够实现票据行为的能力。凡是民法规定有权利能力者,都享有票据权利能力;凡依民法规定有行为能力者,都有票据行为能力。
 
    (2)意思表示。所谓意思表示是表意人基于意思而表示其效果意思,相对方解释其表示,经推论而得知表意人的效果意思,由此而在表意人与相对方之间发生意思关系,这一意思关系又被确认为法律关系。意思表示符合民法上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是民事法律行为的基本要件。但是对于票据行为有其特殊性,票据的一个重要特点在于流通,因此严格按照意思表示来要求票据行为,就会阻碍票据行为的流通,不利于保护善意持票人的合法权益。因此,票据行为较一般的民事法律行为更多地采取表示主义,在票据行为的意思表示欠缺或者意思表示瑕疵时,行为人均不得以其无效或可撤销对抗善意的持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