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代理的形式要件之签章!

    票据代理的形式要件之签章,本文所讲的票据是指银行承兑汇票,电子票不在此列。说到票据,它是极具文义性的,票据行为的内容必须完全依票据的书面记载确定,而票据债务人也只依票据文义负责,因而在为代理行为时,必须在票据上进行签章。这里的签章包括:
 
    (1)代理人必须自签己章于票据上。票据上必须有代理人的签名或盖章。所谓代理人的签名或盖章,是指代理人自签己名或自签己章,并表彰其为代理人。如果其依本人之指示代行本人之签名或盖章的,因其未签己名或盖己章,只发生本人之票据责任,不致其负代理人之票据上责任。“票据是文义证券,法律不允许引入外观证据,以形成代理人对直接相对人的抗辩。如其签名只有代行之外观,但未经本人之指示或授权,此为签名之无权代行,发生票据之伪造或票上签名之伪造问题,代签人仍不负票据上责任。
 
    (2)须于票据上有表示本人名义的记载。票据代理是代理人代本人为意思表示,民法上采取显名主义,即代理人须以本人名义为代理之行为。而票据法进一步采取了“严格的显名主义”,即代理人必须于票据上作足以明了其所代理之本人为何人之记载。仅以口头或票据以外之证据表示其是以本人名义为意思表示的,在未将其记载于票据上以前,不能说其是票据代理,只能说是民法上的代理,在票据法上最多成立代理人本身之票据行为而已。因而,只有在票据上明确记载本人,才‘有将票据权责归属本人的可能性。
 
    对于表示本人的记载,如何认定?我国《票据法》第7条第3款规定:“在票据上的签名,应当为该当事人的本名。”可见我国(票据法)对签名有特殊的限制,即仅限于当事人的本名,而排除了其他别名或具有代表意义的符号,这样无疑加强了票据签章的明确性,但对签章过于严格的限制并无太大意义。“表示本人之记载,仅以已臻能识别其系特定人者,即为已足。因此,票据上仅记载本人之别号,未记载户籍上姓名者,亦应解释为有表示本人之记载。
 
    票据上所表示的本人,原则上须为权利主体,自然人、法人、其他具有权利主体资格的社会团休都可作为本人记载于票据上。但若票据上记载的本人是并不存在的,通说认为这是一种无权代理,由代理人自负票据上责任。对此,我们有不同看法,“在票据上记载的被代理人必须具有民事主体资格,享有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代理是权利主体之间发生的一种法律关系,只有具有权利能力的主体才能成为法律关系的要素,如果是虚幻的并不存在的主体即无法与其他权利主体之间产生法律关系,举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如当事人签章为“某某代理上帝”,这种情况下说是一种无权代理关系就很难让人信服,我们认为,如果本人是虚幻的并不存在的主体,即认为代理人表明本人的记载视为未记载,在票据上只看作是代理人自己签章于票据上,而无表示本人的记载。这种记载的欠缺当然不具备代理的形式要件,不能作为代理来处理。这时,由所谓的代理人自己负票据上责任,而这种责任并非无权代理之责任。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