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保证人的抗辩权与一般票据义务人的不同之处!

    票据保证人与其他的票据行为人,例如与出票人和背书人相比,地位比较特殊,因而,票据保证人自身所应享有的抗辩权,与一般票据义务人的抗辩权并不完全相同,还是有不同之处存在的,下面请跟随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一、票据保证人对人抗辩权,即因票据保证人与票据权利人之间,就人的关系所存在的抗辩权。从票据保证人也是票据行为人之一,与其他票据行为人一样同为票据债务人这一点来看,应该认为票据保证人也享有与其他票据债务人同一的对人抗辩权。例如,在票据保证人对票据权利人拥有票外的已到期债权时,如果票据权利人请求票据据保证人履行票据保证债务,票据保证人则得主张原因关系抗辩,而拒绝履行保证债务。不过,就一般认识而言,如若肯定票据保证人的这种对人抗辩权,似乎有违设定票据保证的初衷,于是倾向于否定票据保证人的对人抗辩权。但就票据法规定的基本精神来看,否定的只是票据保证人对被保证人所享有的对人抗辩权的援用,而并未否定票据保证人自身所享有的对人抗辩权。因而,应该认为,票据保证人应当享有与其他票据债务人同一的对人抗辩权,而不应将其排除在外。    
 
    二、票据保证人的对物抗辩权,即因票据自身原因发生的抗辩权。实际上,票据法所规定的、票据保证得因被保证的票据债务在记载事项上的欠缺而无效,乃是票据保证人的一项最重要的对物抗辩权。此外,因票据记载不备而发生的各种对物抗辩权,在其他票据债务人得以主张时,票据保证人亦均得主张。例如,在票据上记载票据金额已经付讫时,或者票据金额记载不一致时,票据保证人亦得主张票据自身无效,而拒绝履行票据保证债务。在票据保证人得主张的对物抗辩中,比较复杂的是有关票据债务的抗辩,主要是票据债务因时效而消灭的抗辩。这里涉及两个问题:一个是票据保证人的保证债务自身是否有独立的消灭时效;另一个则是票据保证债务在时效的中断上如何予以确认,而这两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就票据保证债务来说,既然是独立于被保证债务的一种独立的债务,那么,就应该有自己的独立的消灭时效。但是,在我国《票据法》的时效规定中,仅有持票人对票据出票人、承兑人及背书人行使权利的时效规定,并无对保证人行使权利的时效规定。而从票据保证债务自身来看,具有与被保证债务同一的性质,因而,可以认为,当票据保证的被保证人是出票人、承兑人时,对票据保证人行使权利的时效,就应该与对出票人、承兑人行使权利的时效相同;而当票据保证的被保证人是背书人时,对票据保证人行使权利的时效,就应该与对背书人行使权利的时效相同。
 
    基于这一基本认识,在票据保证债务的时效上,可能出现三种情况:
 
    (1)票据保证债务发生时效中断事由,但被保证债务未发生时效中断事由。在这种情况下,则发生了票据保证债务是否能够单独延长的问题。实际上,在最后这一种情况下,所发生的问题乃是票据保证人的抗辩权授用的问题,而不是票据保证债务自身的时效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承认票据保证人得援用被保证人就被保证债务所享有的抗辩权,那么,票据保证债务就不能单独延长,反之就能够单独延长。对于这一问题,我们将在对票据保证人抗辩权援用的讨论加加以研究。
 
    (2)票据保证债务与被保证债务均未发生时效中断事由。在这种情况下,票据保证债务与被保证债务同时因时效完成而消灭,而票据保证人当然得主张票据债务因时效而消灭的抗辩。
 
    (3)票据保证债务未发生时效中断事由,但被保证债务发生了独自的时效中断事由。在这种情况下,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即被保证债务因发生时效中断事由而延长,票据保证债务是否也因此而延长。一般来说,由于票据保证债务与被保证债务为相互独立的两个债务,其有独立性,因而,在时效中断事由仅及于被保证债务而不及于保证债务时,则仅发生被保证债务的延长,而不发生保证债务的延长。亦即“被保证债务消灭时效之中断对于保证债务之消灭时效不发生效力”。因而可以认为,虽然被保证债务仍然存在,而票据保证债务已经因时效完成而归于消灭,票据保证人也就得因此而主张票据债务因时效而消灭的抗辩。
 
    以上就是小编和大家分享的票据保证人的抗辩权与一般票据义务人的不同之处之全部内容了,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票据方面的知识,欢迎大家伙随时关注我们的博客,我们将会不定期的进行相关内容的更新,再次感谢朋友们的耐心的阅读,谢谢!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