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深刻探讨票据保证人的抗辩权援用问题!

    话说票据保证的性质,令票据保证拥有了独立于被保证债务而存在的相对独立性,且因此造成了票据保证债务的独立责任性质。所以在一般情况下,票据保证人只可以主张自己拥有的抗辩权,却不可以生搬硬套被保证人的抗辩权。不过在特殊状况之下,票据保证人援用被保证人的抗辩权也理应得到支持和允许。今天小编就和大家深刻探讨票据保证人的抗辩权援用之问题,闲话不多讲,下面直接进入正题。
深刻探讨票据保证人的抗辩权援用问题!

一、票据保证人对被保证人对物抗辩权的援用
    被保证人得主张的对物抗辩权,如果是任何票据债务人均得主张的对物抗辩权,例如,有关票据绝对必要记载事项不备的抗辩,票据保证人当然亦得主张,这不属于对被保证人对物抗辩权的援用,而是票据保证人白身抗辩权的行使。在仅得由被保证人主张的对物抗辩权中,有关票据债务因保全手续欠缺而消灭的抗辩,则可以由票据保证人进行援用,例如,在被保证人为票据背书人时,票据权利人超过提示承兑期限进行提示而被拒绝承兑,则丧失对背书人的追索权,而该背书人的票据保证人亦得援用该抗辩事由,拒绝履行保证债务。对于此种抗辩权的援用,一般并无异议。

    同时对于有关票据债务因时效完成而消灭的抗辩,虽然也是仅得由被保证人主张的抗辩权,可是否得由票据保证人进行援用,就有较多不同的意见。这就是前述的,票据保证债务发生时效中断事由而得以延长,但被保证债务未发生时效中断事由而消灭时票据保证人是否得援用保证人的抗辩权,主张自己的保证债务亦因此而消灭。如果从票据保证债务的独立性来看,就应否定票据保证人对被保证人抗辩权的援用,因而即使被保证债务因时效完成而消灭,票据保证人的保证债务也仍然存续,票据权利人仍得要求其履行保证债务。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发生的问题是,如果被保证人是票据上的最终义务人,而其最终义务又因时效完成而消灭,那么当票据保证人改造了保证义务后,再依票据向被保证人请求履行义务时,被保证人当然亦得对其主张票据债务因时效而消灭的抗辩,从而使票据保证人丧失获得追偿的可能,使其票据上权利在事实上归于消灭,并使其成为事实上的最终义务人。这与票据法有关票据保证规定的本来性质是相违背的。因而,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允许票据保证人援用被保证人的抗辩,在被保证债务因时效完成而消灭时,主张自己的保证债务亦因之而同时消灭。

二、票据保证人对被保证人对人抗辩权的援用
    从已有研究来看,对此有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是所谓独立性说,认为票据保证是一种完全独立的票据行为,所以对于票据保证人对被保证人对人抗辩权的援用,当然应该予以否定;另一种是从属性说,认为票据保证也是一种保证行为,其效力应从属于被保证债务,因而,票据保证人完全可以援用被保证人的对人抗辩权。可以认为简单地以票据保证的从属性,来解释票据保证人对被保证人对人抗辩权的援用是不能令人信服的。票据保证作为一种特别保证,其基本特征在于独立性,而不在于从属性;而从票据保证作为一种票据行为来说,是当然排斥保证人对被保证人对人抗辩权的援用的。因而在原则上不允许票据保证人援用保证人的对人抗辩权。

    可是在特殊的状况之下,对于被保证人的原因关系抗辩,假如完全否定票据保证人的援用,就会发生相关的问题。比如出票人基于与收款人之间的买卖关系而发出票据,票据保证人又为出票人支付票款进行保证,而其后出票人与收款人之间的买卖关系因故解除;在票据到期时,出票人当然得对收款人主张原因关系抗辩,而拒绝支付票款,但票据保证人却不能援用该抗辩事由,仍须对收款人承担保证债务。其结果则可能发生收款人在事实上的不当得利,并使三者之间利益关系的最终解决显得较为复杂。

    所以说很有必要允许票据保证人援用被保证人的对人抗辩权。对于这一抗辩权的援用,会有人认为是“权利滥用的抗辩”,即主张在票据权利人因实质性原因、已确定不能行使票据权利时,即应返还票据,而不应再据以行使任何票据权利,否则即属于违背诚信原则,构成权利滥用;于是票据保证人亦因此得拒绝履行保证债务。可以认为这一解释,实质上是以确认票据保证人自身发生独立抗辩事由的办法,来回避票据保证人援用被保证人的对人抗辩权这一事实,乃是一种曲折的解释。实际上也完全可以进行直接的解释,即作为一种特别例子,承认在特殊情况下,例如在票据权利人发生权利滥用的状况,准许票据保证人援用被保证人的对人抗辩权。

    好了,啰里啰嗦这么多,大家有没有耐心看完以上票据保证人的抗辩权援用问题的全部内容呢?如果您认真的阅读完了,相信您一定会收获颇丰。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