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占有者形式性资格的法律效果!

    关于形式性资格的法律效果,在学说上有不同见解:第一种观点认为,根据票据占有者形式上的资格,而直接发生票据上权利人的推定,其法律根据是,背书具有资格授予的效力,这种资格授予效力通过背书连续而叠加,从而产生了持票人为票据上权利人的推定,这一观点为大多数学者所主张。第二种观点认为,形式性资格的目的,首先在于物权方而,对背书连续的持票人,在法律上暂时肯定其占有的现状,并在确定存在新的权利关系之前,承认其占有权。第三种观点则认为,形式性资格的取得,目的是使执票人享有票据权利的外观,此种权利外观发生如下法律效果:
    (1)该执票人被认为是票据权利人;
    (2)票据债务人因对于该执票人履行付款或偿还义务而免除票据上责任;
    (3)第三人由该持票人善意受让票据者,当然取得票据权利。
 
    对于第一种观点,应该说并不可取。根据背书的资格授予力来解释背书连续的效果,是站不住脚的,其原因是,背书的资格授予效力,是与背书的债权转让的效力相伴发生的,只有实质上发生了权利的移转,才能认为赋子了后手以票据上的支付受领权限,如果其中存在无效背书,在实质权利未曾移转时就认为资格己被授予后手,将发生如下情况:A签发一票据于B,B无效背书于C,本来A可以以B的抗辩事由对抗C的,但若认为B在无效背书时已将受领资格授子C,则A的抗辩就是解释不通的,所以仅凭背书连续,是不能推定持票人为权利人的。持票人为权利人的推定,是靠票据权利外观来完成的,仅具背书连续,尚不能就此认为具备了票据权利的外观,还需要结合票据其他记载来认定。
 
    对于第二种观点,应该认为极有道理。如前所述,取得票据的占有仅发生事实的推定,而不发生权利的推定,也就是说,光凭占有票据尚不能肯定票据的占有权,那么当票据的所有人或声称具有票据所有权的人主张票据返还请求权时,持票人依据什么来对抗呢?如果认为是凭借票据权利外观推定出的票据所有权而加以对杭,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票据权利的外观只能用来推定票据权利,而票据权利只是一种债权,怎能产生出得以不返还票据这一物权性的效果呢?所以,形式性资格的作用,在于肯定持票人的占有权,从而为进一步依据权利外观理论认定票据权利人打下基础。
 
    关于第三种观点,应当持赞同态度,但仍需指明的是,切勿将形式性资格与票据权利外观相混淆。取得了形式性资格,其目的在于享有票据权利外观,从而发生相应的法律效果。
 
    综上所述,形式性资格是持票人在背书连续时由法律所赋予的资格,目的是肯定持票人对票据的占有权,并在票据上无其他相反记载时,承认持票人享有票据权利外观。
 
    关于形式性资格的立法,在我国的《票据法》中,体现于第31条的规定,即“以背书转让的汇票,背书应当连续,持票人以背书的连续,证明其汇票权利”。可见,我国立法中的形式性资格的法律效果,采取了上述第一种观点。但应当赞同的立法模式,则是日内瓦统票法的模式,该法第16条规定:“汇票占有人依背书连续而证明其权利时,视为合法持票人;对于不论因何种原因而一丧失票据占有的人,在持票人依前项规定证明其权利时,无返还票据的义务”。在这里,立法者并未轻率断言“依背书连续即能取得票据权利”,而是从肯定持票人占有权的角度,否定了他返还票据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