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台湾《票据法》立法思路与大陆基本相同!

    说到台湾地区《票据法》,其实是基于大陆票据法传统的,但又深受英美国家的影响,在以票据权利为核心的立法框架之下,另增加了对价要求,也就是无对价或不以相当对价取得票据者,不得优于前手的权利。这一规定具有如下的四个特点:

台湾票据法立法思路与大陆基本相同
 
    首先,在对价的内涵上,抛弃了“主观价值论”,提出了“相应对价”之说,要求双方的交易在客观上应价值相当,不允许价值与价格背离过大。
 
    其次,把“约因”归入原因关系,履行约因的行为属于原因行为,对价的全部或一部欠缺,不应使票据取得人因而不享有票据权利。
 
    再次,由于对价为一种普遍性的原因关系,且对价的要求确实能杜绝票据流通中的不安全因素,所以法律将之提炼为一定的规则,即无对价的取得者,虽然仍能就其取得的票据享有、主张权利,但是其权利的分量受限制,即取得的仅是“不得优于其前手的权利”,从而能使票据债务人以对其前手的抗辩事由,对抗取得者。
 
    最后,这一规定与以票据权利的外观来认定票据权利的逻辑并不冲突,因为在票据权利的取得与票据金额的取得之间,尚有一段法律上的距离,有关对价的抗辩就可适用。
 
    可以认为,我国大陆票据法的立法思路跟我国台湾地区“票据法”基本相同,对价要求的地位也应一致,即对于我国《票据法》第10条的理解,应理解为是一类针对票据权利的取得这一法律形态的抗辩事由条款而不应理解为票据权利的善意取得的构成要件。关于对价的范围和形式,我国《票据法》没有明确规定。在这方面,《美国统一商法典》颇有借鉴意义,除了含义不明的履行约因的行为外,它将下列法律关系列为对价:
 
    第一,以法律程序以外的方式而取得的票据上的担保利益,于该担保利益及留置权额度内其有对价;
 
    第二,持票人对任何人在前存有债权,不论该债权是否到期,为获得该债权之清偿或担保而取得票据;
 
    第三,持票人向相对方发出骑乘票据。
 
    关于对价的举证,我国《票据法》没有明确规定,英美票据法要求由持票人举证,应该说这是比较合理的。原因在于对价的范围十分广泛,要求票据债务人对持票人所支付的对价举证,实属强人所难,因为持票人与其前手的交易未必由外人可得而知。
 
    以上就是“台湾《票据法》立法思路与大陆基本相同”的全部内容啦!如果向大家希望第一时间了解票据资讯,那您可以经常关注我们的融资线博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