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探讨一下票据抗辩权的价值内涵!

    纵观古代或者是现代社会,法学家做担负的重要任务就是论证法律的价值准则,没有一种每个人都能接受并遵守的价值准则,可是法律是一件务实的事情,就近代各种法律制度所接受的价值准则来说,即使我们不能证明它们,但我们可以利用它们,把它们看作……已经足够地接近真实。
 
    故对法律制度进行价值分析,并不单纯是一件形而上的工作,它能够有助于我们更准确地理解法律制度的价值内涵,并能够在运用法律制度解决法律纠纷活动中明确指导方向,这对于立法、司法活动都有着十分现实的指导意义。这也是对票据抗辩权进行价值分析的目的所在。

探讨一下票据抗辩权的价值内涵
 
    马克思主义认为,“价值这个普遍的概念是从人类对待满足他们需要的外界物的关系而产生的,法律价值体现为在人(主体)与法(客体)的关系中体现出来的法律的积极意义或有用性,只有当法律符合或能够满足人们的需要,在人与法之间形成价值关系,法律才有价值(有用性)而言"。从这一意义上讲,票据抗辩权的价值内涵就是正义对安全的校正,换言之,票据杭辩权是这种校正的载体。安全体现了人类对秩序和稳定的追求,它是通过行为的合法性和结果的可预测性体现出来的,从而使人们不必担心来自法律的突如其来的打击。
 
    在票据流通中,人们尤为关注安全,因为票据在流通中,往往涉及众多当事人,他们之间又往往不能直接发生票据法律关系,而票据在某种程度上又是货币流通的特殊形式,与持票人的自身利益息息相关,因此,人们希望自己从他人处受让的票据立即或在将来某一时刻实现对票据债务人的付款请求,获得相应的票据金额,以弥补自己在受让票据时所支付的对价。
    
    为实现这一目的,从理论上来讲票据法应实行票据严格制度。“凡依票据之形式性及票据债务人责任之加重以策票据权利之加强,其行使能有效率,其实现并能臻确实之票据法制度,合称为‘票据严格’。‘票据严格’一词原系德国学者所创,沿用良久,遂成为惯用之专有名词,但尚非法典用语,该专用名词颇能赅切表现保护票据流通之安全,加强票据权利及使其迅速实现之制度,尤为妥适”。“票据严格”的实质在于加重票据债务人的责任,加强持票人的票据权利,故票据法对票据记载事项严格规定,使票据受让人从票面知悉自己的权利范围及实现方式。
 
    票据行为独立性之规定又使票据受让人免受其他票据行为的瑕疵的影响,完整地享有自己的票据权利;票据法对票据出票人担保承兑和担保付款义务及付款人对持有合法票据的正当持票人无条件付款之义务,更是作出了严格而明确的规定,所有这些都是围绕“安全”这一法律价位而进行的制度设计。所以,“世界范围内关于流通票据法的一切法律都坚实地建立在法律的严格性原则的基础上,事实上,它是那些只有坚定地适用严格性原则才能发挥作用的法律规范”。但“安全不是自我主张的最大化,而是需求满足的最大化”,“从在对个人和社会都有益的可想象的所有情形中实现安全价值的意义上讲,安全价值也并非是一种绝对价值,在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中,一味强调安全,只会导致停滞,最后还会导致衰败”。
 
    在票据流通中也是如此,如果一味注重维护持票人的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这本身也是一种主张),就会使票据债务人处于极为不利的法律地位,容易出现其合法利益随时都有受到票据权利人侵害的可能性,故票据法关注的不应仅是如何使票据权利人的主张得以实现,而是在平衡票据债权人与票据债务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基础上,使票据权利人主张背后的合理需求能够满足到什么程度,这需要运用正义这一法律的最高价位来指导问题的解决,因为“正义是法的实质和宗旨,法只能在正义中发现其适当和具体的内容”。
 
    正义首先是一种分配方式,无论是利益还是不利益,如果其分配的方式是正当的,能使分配的参与者各得其所,它就是正义的;其次,正义是通过正当的分配达到的一种理想的社会秩序状态、根据正义的这种要求,在票据关系当事人权利分配上,不仅要使正当持票人享有票据权利,更要使票据债务人享有票据抗辩权,使之与持票人的票据权利相对抗,即对符合法定条件的付款请求予以满足,而对于不符法定条件的付款请求予以减损乃至否定,这样,票据债务人的义务范围就被限定在合理的限度内,使其避免遭受不利益,使票据债务人与票据债权人之间的法律关系达到应有的和谐状态。但主张票据债务人享有与票据债权人的票据权利相应的抗辩权,并不是赋予票据债务人以任意抗辩的权利,其行使必须遵循两个原则:一是要有合法事由;二是要遵循抗辩限制原则,即票据债务人不得以与出票人和持票人前手之间的事由来对抗持票人。这就不会从根本上动摇票据的正常流通程序,损及人们对票据流通安全的内在追求。故票据抗辩权只是正义对安全的校正,而不是从根本上否定安全。唯有如此,才能达到一种理想的票据流通秩序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