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法》只承认:背书为票据转让的唯一方式!

    票据背书连续是持票人享有票据权利的外观因素之一,由于我国票据立法只承认背书为票据转让的唯一方式,所以,怎样科学的认定背书是否连续对于正确认定持票人的票据权利拥有非常重要的实际意义,下面通过一起案例来讲解这个问题,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耐心往下阅读吧。
《票据法》只承认:背书为票据转让的唯一方式!
    在上海铁路西站综合服务公司诉中国农业银行普陀支行,中国农业银行嘉定支行、上海丰庄饲料厂支票变造纠纷案中,原告为偿付案外人上海建民食品加工部的货款,签发金额为382.20元的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分行的转账支票一张,未记载收款人就交付了支票。后有人持该支票到第三被告处购买饲料,此时,支票的大小写金额均为7382.20元,并且未有任何背书,第三被告收下支票后在背书人与被背书人栏内盖上自己的印章作为背书,并通过自己的开户行即第二被告与原告的开户行即第一被告从原告账户划走7382.20元,后原告在与开户银行核账时发现此事,遂向上海铁路运输法院起诉,以支票变造为由请求确认支票无效。
 
    一审法院认为,该支票背书人与被背书人均为第三被告,并已被变造为7382.20元,该支票无效,原告已支付的7000元由第三被告返还,第三被告不服提二审法院均认为该支票系变造支票,系依(上海市票据暂行规定)得此结论,因为当时我国并未颁布《票据法》。实际上,票据并不因被变造而无效,票据关系当事人依票据变造前后的票据文义承担相应的票据责任,我国票据法对此也有规定。但本案的关键问题是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应否承担相应的票据责任,一、二审法院在判决理由中均没有陈述,在判决中亦没有责令第一、第二被告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这就涉及在第三被告提示付款时,第一、第二被告应否行使票据抗辩权的问题。如果二被告在当时确无抗辩事由,自然不应行使票据抗辩权,但如果存在抗辩事由而没有行使票据抗辩权,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般来讲,票据债务人对持票人提示的票据仅进行形式审查,即至少要审核印鉴是否相符、日期是否有效以及人小写金额是否一致,此外还应审查其余两项内容,一是持票人的身份问题,二是背书连续问题。
 
    不管是在《票据法》颁布之前还是之后,我国只承认背书为票据转让的唯一方式。背书具有资格授予效力,背书连续则表明持票人通过前手的连续转让而获得行使票据权利的资格。在本案中,第三被告提示的支票不具备背书连续外观,这表明其并没有请求付款资格,这已经具备了第一、第二被告行使票据抗辩权的抗辩事山,但第一、第二被告对此没有认真审核,片面地认为不具有抗辩事由,不必行使票据抗辩权。其付款行为已具有主观上的重大过失,由于第一、第二被告因重大过失而没有行使票据抗辩权给原告造成了损失,第一、第二被告亦应同第三被告共同承担民事责任,一、二审法院对第一、第二被告是否存在抗辩事由并在此基础上行使票据抗辩权没有进行认定,不适当地免除了第一、第二被告的民事责任,这是不正确的。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