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与大家分享一下关于票据签章的相关问题 !

    今天小编与大家分享一下关于票据签章的相关问题 !所谓票据签章,是签名和盖章的合称,一般意义上的签名也往往包含着签名和盖章两种意义。有的民法典中规定了有关签名的规则,如我国台湾“民法”规定,(1)法律之规定,有使用文字之必要者,得由本人自写,但必须亲自签名;(2)如有用印章代签名者,其签章与签名生同等之效力;(3)如以指印、十字或其他符号代签名者,在文件上,经二人签名证明,亦与签名生同等之效力”。由此可见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对签名给予重视。

与大家分享一下关于票据签章的相关问题 !
 
    无论各国民法是否曾就签名一事给予规定,各国票据法均无一例外对票据上签名的形式和效力作出明确规定,而且这些规定往往较民法上的规定有所不同。仍以我国台湾为例,我国台湾“票据法”规定:“票据上之签名,得以盖章代之。”比较与民法上对签名所作的规定,票据法上的签名排除了指印、十字或其他符号代替签名的形式。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种解释:其一,票据行为具有无因性,民法上的证明只能涉及原因关系;其二,票据行为,以签名为中心,签名是使票据行为得以成立并据以确认票据关系当事人权利和义务的依据,因而务必使票据上的签名形式更为严谨。
 
    票据行为以签章为基础,这是票据行为要式性的体现。在票据上签章者应负票据上责任;反之,若没有在票据上签章,则不成为票据债务人。各国票据法对票据签章均作了详细规定。
 
    世界各国票据法对票据签章行为的形式有两种立法选择,日本、我国台湾以及我国大陆票据法为一类,对票据签章形式限制较为严格,包括签名和盖章两种形式,排除画押等其他形式;另一类则以《美国统一商法典》为代表,规定票据签名得用任何名称,包括商业或通用名称或任何文字或记号。后一类的签章形式具体可包括手写、打字、印刷、使用机器签名以及用阿拉伯数字书写身份证号码等形式,签名方式极为广泛。此种规定虽符合现代社会中票据大量发行的大企业商务的需要,但是,却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交易安全的保证,因此在立法时应谨镇选择。
 
    我国(票据法)在总则部分也有5条规范对此予以规定。(票据法)第7条第1款规定,“票据上的签章,为签名、盖章或者签名加盖章”。对于自然人,在签发票据或对票据背书转让时,既可以签名,又可以盖章。基于票据为无因证券,出票人或背书人只要在票据上签名的,即应依票据上文义负责,因此,持票人对所持的票据,只要能凭票据上的签名而知为何人的姓名,即可以依票据的文义性请求其负票据上责任,如果持票人不能依票据上的签名判断为何人的姓名,即使持票人可以知道其代表何人,但是第三人对此并不知晓,若发生签名人否认是其签名时,持票人只得负举证责任,因而容易引起票据上纠纷,有害于票据流通的安全。有鉴于此。《票据法》第7条第3款规定:“在票据上的签名,应当为该当事人的本名。”这一“本名”应理解为户籍上姓名或身份证上的姓名,同时,票据上的签名可以盖章代之,出票人或背书人只需将表示本人姓名的图章盖在票据上适当位置,即发生与鉴名同样的效力。
 
    由上述分析可见,我国有关票据签章形式的规定,采取了十分严格的立场,对书写别名、艺名或未书写全名的签名效力予以排除。作者认为,票据行为以外观解释、客观解释及有效解释为原则,有效原则强调在解释票据行为时,尽量使其有效,以便保证票据流通。因此,对未书写全名以及书写艺名、别名的票据签章认定为无效未免苛刻。
 
    与自然人的签章形式相比较,法人及其他使用票据的单位的有关问题要复杂得多。《票据法》第7条第2款规定:“法人和其他使用票据的单位在票据上几的签章,为该法人或者该单位的盖章加其法定代表人或者其授权的代理人的签章。”该规定沿用了《上海市票据暂行规定》中法人签名的规定,采取了与代理人签名规则相似的方式,即充分显示代表人(代理人)姓名、代表关系(代理关系)和被代表人(被代理人)的名称(或姓名)三项内容。
 
    如果票据上没有记明被代表的本人姓名,也没有表示出代表人的签名是以代表的身份作出的,代表人应个人承担责任;如果票据没有记明被代表的本人,仅显示代表人的签名是以代表人的身份作出的,除在直接当事人之间另有其他证明外,代表人仍应自己负责;如果票据记明了被代表的本人,但签名人并非以代表人身份作出的,如某公司(或其他法人)在出票行为中,票据上仅盖有公司印章和该公司无代表权无授权的某甲签名,那么票据上责任应由谁负责?是否成立票据伪造?应当认为,公司或其他法人的出票行为若仅有公司的加盖印章,仍不足以表示其行为有效,还必须兼有公司代表人的签章或盖章,某甲既不是公司的代表,也未经授权,在票据上签名,依据票据的文义性,应负票据上责任,而公司因欠缺真正代表人的签名或盖章,故不负票据上责任。某甲的行为,因其在票据上自签己章,所以并不构成票据伪造,而是构成票据行为的无权代理。按照无权代理的归责原则,无权代理人应自负其责。但是,如果该公司有行为向第三人表明某甲有代理权,则该公司对此小有过失,须与某甲承担连带责任。
 
    法人签章的复杂性使法人签章是否构成票据伪造的认定不同于自然人签章票据的伪造认定。那么,如何认定由法人签发的票据是否为伪造票据呢?可以认为,如法人及代理人(代表人)的签章均为伪造,毫无疑问应成立票据伪造;如法人印章为伪造,而代表人的签章为真实的,应该成立票据行为的无权代理。
 
    以上两种情况比较容易认定,较为特殊的情况是法人印鉴是真实的,而同时在票据上加盖的法定代表人的印鉴却是伪造的,在这一情况下,可以认为不应该认定为票据伪造,理由如下:(1)法人对其印鉴保管不善一事有过失;如由此原因而产生的票据行为对其并不发生法律效力,有损于公允。(2)从票据的外观主义考察,该票据已其备要式性的条件,并且票据关系中的相对方在尽到适当注意的情况下如果仍不能识别,则法律上对其规定过高的审慎义务也不符合票据法的精神。(3)在实践中该种情况多发生在法人内部,而且法人代表印章也常常由其他人员保管,票据关系的相对方对法人印章的盗用及仿冒的识别上往往处于被动地位。因此,出于对善意持票人的保护和票据交易迅捷的维护,不应将其认定为票据伪造。该票据行为视为法人作出的行为。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