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浅析票据伪造的效力及责任的确定原则!

    浅析票据伪造的效力及责任的确定原则,感兴趣的朋友不妨继续往下阅读,伪造票据因其存在虚假签章而不再是一般意义的票据,在流通使用过程中,也不能作为正常的票据。票据伪造发生后,有关票据行为是否发生法律效力、发生怎样的法律效力,是票据伪造理论研究中要着力探讨的问题。

浅析票据伪造的效力及责任的确定原则
 
    票据是典型的有价证券、流通证券、委托证券,在票据权利人可以行使付款请求权的同时,如果付款人拒绝付款,票据权利人还可以行使追索权。出票人、付款人、背书人、被背书人、执票人、前手、后手等票据关系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原本已相当复杂,因票据上伪造签名的存在,其法律关系变得更为复杂。虽然票据关系中权利受到损害的人可以按民法中有关侵权行为的规定向伪造人请求赔偿,但是如前所述,在票据伪造案件发生之后,伪造人常常不易被查获,即使查获也因不具备履行债务的能力而无法履行债务,因此,“对伪造人的赔偿请求权往往是一项空洞无法实现的请求权”。对这种赔偿请求权落空的风险相应要由上述票据关系中的一位当事人承担,有关当事人的确定需要由票据法进行规定。
 
    票据法有关规定应体现一定的原则:首先,应注意保障和维护票据的流通职能,使票据的交易安全获得保证,对善意受让票据的当事人的权利予以保护,不致因票据伪造的发生而使票据的信用职能受到不良影响,阻碍经济交易的迅速完成。其次,从公平的角度出发,对票据关系人的主观状况加以考虑,确认是否属于善意或是否在票据交易过程中存在过失,过失程度如何,以保护善意当事人的权利。再次,在对票据伪造的不良后果进行补救的同时,注意发挥法律规范的预防功能,使处于较易辨认票据伪造地位的当事人承担票据伪造而产生的风险责任,以此督促其能够尽到适当的谨慎和注意,防范伪造票据进人流通领域。最后,当某些票据关系人处于同等地位,很难确定该由谁承担较重的法律责任时,应该从其经济能力和转嫁风险的能力进行考虑,使经济能力较强、转嫁风险能力较强的关系人承担较重的法律责任,以加强对善意持票人和真正权利人的保护,维护经济秩序的稳定。
 
    票据伪造,按照我国台湾学者的习惯,往往分为票据的伪造和票据签名的伪造。票据的伪造,即假冒他人名义进行出票行为。票据签名的伪造,是指假冒他人名义而为其他票据行为,如背书、承兑、保证、参加。我国票据法学者将票据伪造区分为基本票据行为伪造和辅助票据行为伪造,与此基本相同。这种分类被很多学者认为并没有实际意义,但是,却在研究票据伪造的法律效力和责任归属、风险分担时,显示了极为重要的意义。
 
    出票伪造,不仅出票人的签名是伪造的,票据上的其他所有记载事项也全部是由伪造人所作的虚假记载,这种票据应该是无效票据。但是由于票据行为的独立性,该票据因背书转让而进人流通领域后,其他票据上的背书文句都独立产生转让和保证的效力,持票人向付款人请求付款,如遭到拒付,该持票人还可以根据票据法规定向其前手进行追索,出票伪造的票据又在实际上成为了有效票据。因此,出票伪造并不能当然导致票据的无效。
 
    票据签名的伪造,即辅助票据行为的伪造与出票伪造有明显的区别,它发生在票据有效出票之后的流通过程中,不仅与出票伪造产生的时间不同,在追索权的行使上也不相同,因此导致在适用法律和风险承担上属于两个不同的体系。
 
    辅助票据行为的伪造包括背书伪造、保证伪造、承兑伪造和参加伪造。其中以背书伪造最为常见,产生的问题也最为复杂。其他几种形式的伪造较少发生。本票不存在票据的承兑制度,支票也没有承兑、参加和保证等制度。因此,本票和支票分别不能发生上述形式的伪造。除背书伪造以外几种形式的辅助票据行为伪造,因其本身不具备转让票据权利的效力,即使发生伪造,也不会像背书伪造那样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后果,适用票据伪造的一般理论即可解决。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