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被伪造人是否对出票伪造承担票据责任?

    一般情况下,被伪造人不对出票伪造承担票据责任。伪造人在伪造出票后一般并不直接向被伪造人请求付款(本票除外,因本票的出票人与付款人是同一人),而是向付款人请求付款。出票伪造的票据又可能因背书转让而流通到其他人手中,或因承兑等其他辅助票据行为产生其他效力。对票据伪造善意而不知情的持票人向付款人请求付款,是票据权利的正常行使。

被伪造人是否对出票伪造承担票据责任?
 
    受委托的付款人是基于委托代理关系对票据持票人为付款业务。在出票伪造的情况下,被伪造人并未向付款人进行付款授权,因此付款人如对持票人付款,则是错误付款,被伪造人不应对此承担责任。付款人进行错误付款在主观上出于两种可能;如果付款人明知票据系经伪造或者因过失而未得知票据经过伪造,当然应由付款人承担错误付款的责任;如果付款人对票据伪造一事属善意,而且在审查出票人签章时又尽到了必要的注意义务,那么这一错误付款的后果又要由谁来承担呢?
 
    按照英关法系国家判例所确认的原则,这一风险应由付款人承担。原因在于付款人在票据关系中处于较容易判断和辨别出票行为是否伪造的地位,而且由于英美法系国家保险制度的发达与完善,付款人一般容易以参加票据伪造保险来分散其风险。
 
    大陆法系国家的票据法在付款人错误付款的情形下,基于错误付款的无授权性,也将这一责任规定由付款人承担,但同时允许付款人与委托人以约定改变上述内容。汇票与支票在实践中绝大多数以银行为付款人。汇票与支票的出票人与银行之间存在资金关系,在付款人处通常留有出票人的签名卡,即通常所说的预留印鉴。持票人请求付款时,付款人应将出票人的签名与预留印鉴进行核对,相符时才可付款。付款人这一审查义务来自于付款人与其客户(在这里指被伪造人)为确定资金关系而进行的约定。
 
    以《日内瓦统一票据法》为其票据法蓝本的国家多存在付款人与客户之间模式化的书面约定书,在约定书内以一定条款约定将付款人无故意或过失情况下的错误付款风险转嫁给被伪造人。其中较为典型的是1974年在日本公开施行的《日本统一支票存款约定书》,该约定书第16条第1项规定:“本行对于请求提示付款支票所用鉴章,如已尽相当注意核对预留签章后,认为相符而为付款时,即使该本票或支票有伪造变造或其他事故发生,就其所发生之损害,本行概不负任何责任。按照私法上契约自由的原则,法律应承认对这一约定的效力。
 
    《美国统一商法典》第4-103条第1款,对类似的约定的效力予以承认。但是,客户与银行签订的上述性质的约定书是典型的附和性契约,对于这种契约,客户只要在订立与拒绝订立之间作出选择的权利,而没有对其内容和方式加以修改和增删的权利和进一步协商的余地。因此,为了保护一般客户的权益,对于付款人将损失转嫁给被伪造人、被变造人的免责条款都由法律作出一定限制。

    上述《日本统一支票存款约定书)同时规定,错误付款的免责条件是银行已尽到“相当的注意”,只有达到这一要求,该约定才发生转嫁风险的效力。《美国统一商法典》虽然准许银行与客户之间,以契约对该法典的规定作出不同的约定,但是也同时明确禁止当事人约定银行可以在不尽到一般注意义务的情况下,得以对错误付款免责。同时,付款人对欠缺注意而发生的损害赔偿应负完全责任。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