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变造前签章的票据债务人责任探究 !

    票据变造前签章的票据债务人责任探究,关于变造前签章的票据债务人就变造的发生存在过失的情况。如果票据变造的发生具有可归责于票据债务人过失的原因,如中国人民银行规定,在人民币符号“¥”之后应紧接着记载阿拉伯数字,在出票人由于“疏忽未按规定记载使二者之间的空距加大,给变造人加添数字造成可乘之机的情况下,票据权利人可否要求有过失的票据债务人依变造后的记载承担责任?

票据变造前签章的票据债务人责任探究 !
 
    对此问题,票据法通说持肯定观点,但对于票据债务人依变造后记载承担责任的理论依据却存在着争议。有的学者认为,之所以得对过失者主张变造后的票据责任,是基于表见理论的适用。票据权利人得依据善意取得按变造后的票据记载向有过失票据债务人积极行使票据权利。但事实上,“善意取得”的票据权利却无从依托。
 
    由于票据变造前的票据行为已经有效成立,而对于同一票据行为又不可能同时产生两个内容不同的票据权利,而且,善意取得应是由无权利人处取得权利,而变造前的票据债务人为票据行为时却有权处分票据权利;另外从效果上来说,善意取得一经构成,权利取得者只能享有行使善意取得的权利,而票据权利人却仍得依变造前的记载向有过失的变造前票据债务人主张权利。因而以善意取得理论解释有过失的票据债务人何以依变造后记载承担责任,在理论构成上是不合适的。
 
    多数学者主张,有过失的变造前票据债务人依变造后记载承担票据责任,应类推适用空白票据不当补充的规定。其依据主要是变造,与空白票据不当补充存在着诸多相似之处。尽管变造是票据已记载事项被不当变更,而空白票据不当补充是票据未记载事项被不当补充,二者存在着差异,但是,二者在票据均被不当记载这一点上是共同的,而且就签发易于变造的票据的出票人以及在该票据上为签章的其他票据债务人而言,由于其过失而承担风险,与空白票据的出票人及其以后的签章人所承担的风险是一致的,他们对于善意且无重大过失的持票人不能免除依不当记载所应负担的票据责任。
 
    但是,票据变造与空白票据不当补充之间的根本区别也是不容忽视的。一方面,空白票据不当补充是由于票据补充权滥用导致的,而票据变造却并不存在补充权。而且,票据变造通常是以“完成票据”为标的的,在变造前持票人便可依票据原记载行使权利,其权利内容是既定的;而空白票据在性质上属于“未完成票据”,在票据记载补充完整前,持票人无从行使权利,权利内弃是不特定的。另一方面,在追究有过失票据债务人的责任时,善意持票人可依变造后记载要求其承担票据责任,也可以依据变造的效果按照变造前的记载行使票据权利;而空白票据被不当补充后,善意持票人则只能依不当补充的票据记载主张票据权利。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