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变造对票据变造人的效力如何?

    票据变造对票据变造人的效力如何呢?小面小编通过连个方面进行解析。首页是票据变造对于未在票据上签章负担票据债务的变造人的效力如何?对此,日本学者长谷川雄一主张,可以类推适用票据法中关于票据行为无权代理的规定,将变造人视为被变造人的无权代理人,从而得使其依变造记载承担票据上的责任。其依据主要是,票据上无权代理人承担票据责任,并非基于保护第三者对代理意思表示的效果能够归于无权代理人的信赖,而仅是出于担保依票据上记载使意思表示的效果有所归属的考虑。

票据变造对票据变造人的效力如何?
 
    此外,票据上变造后的记载对变造前签章的被变造人不发生效力,这点与无权代理的被代理人不负票据责任也是有相似之处的。但是,票据变造与票据行为无权代理有着构造上的本质区别,无权代理人代理本人为意思表示,而本人的票据行为并不存在;而变造人为变造时,变造前的票据债务人的票据行为已经存在并生效。由于这种本质区别的存在,所以不能单纯为了追求使变造人承担票据上责任的法律效果而任意引入无权代理制度加以类推适用。而且,这也是与上文关于变造对被变造人的效力的有关论述,保持前后一贯性的要求使然。所以,当变造人并非票据上签章人时,不能要求其依变造后记载承担票据责任,其变造行为在性质上是不法行为,故变造人首先应承担的是票据外的民事侵权的损害赔偿责任。
 
    在一般情况下,票据变造可能加重付款人的支付义务,而且在付款人无过失进行付款时,则造成对付款人的损害,变造人应对此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此外,票据变造也可能对持票人造成损害,如在票据金额记载变造后,由于在变造前签章承兑的付款人依变造前的票据金额承担付款义务,因而持票人不能获得现有票据记载的全部金额,从而受到损害,在这种情况下,变造人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且,票据变造人的变造行为若满足刑法上的犯罪构成时,还必须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变造人就是票据权利人,则持票人依变造前记载行使票据权利不应受到妨碍。
 
    那么,票据变造对于在票据上签章负担票据债务的变造人的效力又如何呢?对此问题存在着不同的见解,日本学者长谷川雄一先生主张,这种情况可类推适用票据法上关于票据行为越权代理的规定,将变造人比照越权代理人,使其依变造后记载承担票据责任。且不论其结论适当与否,这种观点在理论构成上的局限性在上文已作讨论,在此不必重复。梁宇贤先生也主张,依据我国台湾地区“票据法”规定,无论签章于变造前后,变造人均应依变造之文义负责。
 
    一般来说,变造通常使票据债务加重,但也不排除变造使票据债务减轻的可能。如果变造人先为签章,经他人在票据上又为签章背书,之后再伺机将票据记载变造使票据债务减轻,此时,倘若依上述两种主张要求变造人依变造后记载承担票据责任,就会使变造人的票据责任得以减轻,被变造人的损失只能通过追究变造人票据外的责任求得补偿,这于情理不符。而另一方面,这种责任负担的主张实际上是以牺牲票据债务独立性、文义性原则为代价,破坏了票据变造制度的理沦基础,可谓舍本逐末。
 
    比较来看,可以认为,坚持票据行为独立性及文义性原则似应更为可取,即无论变造人签章于变造之前或之后,其票据债务内容均应依其签一章时的票据记载确定。但对于签章于变造前的变造人,票据权利人得依变造记载向其主张权利,这种情况同样应视为对票据债务人变造抗辩权的限制。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