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 资讯要闻 > 关于票据变造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

关于票据变造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

    关于票据变造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下面小编详细进行讲解,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耐心往下阅读。对于票据变造不同的举证归责理论在适用于不同的证明对象时,优势与弊端都是同时存在的,如果采取其中任何一种理论统一作为对证明对象三方面内容的举证归责原则,在理论论证和实际效果上是很难完全令人信服的,这也就是三种归责理论长期争执不下的原因。可以认为,既然关于票据变造的证明对象实际上存在着三方面内容,而且三种理论在理论构成及适用效果上又各有长短,就可以考虑对于不同证明对象适用不同举证归责理论。

关于票据变造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
 
    基于要件主义说在理论上的优势,可以以要件主义为理论基础。对“变造的事实”的证明视为证明之必要性,而不作举证责任之解释,但在具体证明过程中,以适用外观主义说举证“变造存在与否”为宜,即将票据外观状态分为两种情况:(l)当票据具有明显的变造外观时,应以票据变造事实存在为常态,而票据现存记载主张票据权利的持票人就有必要证明票据上记载无变动的事实。(2)当票据外观上不存在变造的痕迹时,则主张其在变造之前为签章的票据债务人或主张特定票据债务发生于变造前的持票人就有必要证明变造的存在。
 
    关于票据变造外观的有无,应比照付款人对票据变造的注意要求,即对变造痕迹是否存在应以肉眼可辨作为标准,当事人以善意管理人之注意,凭肉眼仍不能辨别的变造不能视为具有票据变造外观。关于变造效果的举证责任原则,基于民事诉讼法中举证责任负担的基本原则“谁主张谁举证”,同样以要件主义为理论基础,但所谓“主张”应包括票据权利人的请求权行使和票据债务人的抗辩权行使,即当票据外观有变造痕迹,而持票人又不能证明票据原记载与现存记载内容一致或者虽然票据无变造外观,但持票人明知并予以证实变造存在的情况下,持票人要想行使权利,则必须对其票据请求权行使要件,即对票据债务人的签章时间以及签章时的票据记载内容承担举证责任;在票据无变造外观时,票据债务人若能证明票据上变造确实存在,此时票据债务人要想对持票人依票据现存记载所为的请求行使抗辩权,还必须负担证明抗辩权要件即其签章于变造之前的举证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持票人若想依变造前记载对票据债务人行使请求权,就必须举证该票据债务人签章时的票据记载即变造前原记载内容等权利之行使要件。
 
    在前述案例中,关于变造事实与变造效果相结合作为同一证明对象的情况,由于出票人的更改签章的存在,使票据不其有变造外观,对于持票人依票据现存记载的请求,依据要件主义,由债务人就其抗辩权要件即出票人在收款人背书后签章变更出票口期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此时关于变造事实的证明已不必作为证明必要性之体现,而是与签章时间相结合,被吸收于抗辩权要件之举证中,当票据债务人证明变造事实存在,也即其签章于变造之前时,持票人要想行使请求权则须承担关于出票日期的变造前原记载内容的举证责任。
 
    对于票据变造的举证责任,我国(票据法)关于变造事实及变造前记载未作规定,而仅就签章时间作以法律推定。我国《票据法》第14条第3款规定,“……不能辨别是在票据被变造之前或者之后签章的,视同在变造之前签章”,这项规定对本文所述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的影响体现为,就变造的效果举证时,在前述第一种情况即票据其有明显的变造外观的情况下,将“签章的时间”这一持票人的请求权要件转变为主张依变造记载负担责任的票据债务人的抗辩权要件,票据位务人须对此负举证责任,但关于“变造前记载内容”的举证责任作为请求权要件仍需由持票人负担;在前述第二种情况即票据外观上不存在变造痕迹的情况下,则将“签章于变造前”票据债务人这一抗辩权要件转变为依票据现存记载主张权利的持票人的请求权要件,即持票人须负责举证票据伎务人签章于变造后。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