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分享一起关于票据收款人变造的案例!

    今天小编分享一起关于票据收款人变造的案例,这期案例是发生在日本的,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耐心往下阅读。日本有这样一起案例:Y公司出具本票,收款人为A,后该本票被盗窃,经人变造,收款人变为B, B背书转让于C,C又背书转让于X。 X到期提示付款,Y拒付。X起诉于法院,一审判决,X胜诉,其理由是,尽管收款人的记载被变造,但Y作为票据的主债务人不受其影响,而且票据在形式上并不欠缺背书连续,依《日本票据法》第16条规定,依背书连续即可推定持票人为票据权利人,故而对X的付款请求子以支持。但二审却判决Y胜诉,其理由是,票据发生变造,出票人只依变造前的原记载承担票据债务,依变造前记载,票据是不具备背书连续,因而变造后取得票据的持票人不能仅仅依据变造后记载主张背书连续并行使权利。

分享一起关于票据收款人变造的案例!
 
    最后日本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X胜诉。其理由是,依据日本票据法第16条之规定,背书连续只需从形式上能够给予以认定就足够了,即使实质上存在着收款人被变造的情况,基于背书连续就可以推定持票人为形式上合法的票据权利人,《日本票据法》第69条、第77条关于变造的规定只是要求主债务人以变造前其签章时的票据记载为票据债务内容,不意味着票面上还残存着变造前原记载,因而不能据此否认背书连续的认定。
 
    从上面的案例可以看出,关于收款人变造问题的关键在于,票据法关于“背书连续的规定与关于票据变造的规定哪一个应当被优先适用?
 
    所谓背书连续是指从票锯上的第一个背书人即票据上所载收款人开始,到最后一个被背书人即现在的持票人为止的全部背书,其前一背书中的被背书人,一定是后一背书人的背书人,由此而使前后背书相接,不发生间断。票据法通常规定,持有背书连续的票据的持票人,通常推定为合法的票据权利人,因而持票人无须证明自己是实质上几的权利人即可具备行使票据权利的资格,即使背书连续中存在若实质无效的背书,如伪造的背书、无权代理的背书,也不会影响这种权利的推定。
 
    背书连续之所以具有这样推定的效力,可以说是票据行为的实质内容之一,是债权让与的效力使然。债权让与与债务负担是票据行为的实质效力,基于债权让与而发生的资格授予的效力,是票据行为形式上的效力。而所谓资格授子效力是指票据上背书的最后被背一书人为票据持有者时。该持票人即被认为是票据权利人。正是由先后相继的一个个背书的资格授予效力集积在一起,构成了背书连续的权利推定效力。所谓的权利推定,不同于事实的推定,如果将背书连续视为事实的推定,则票据债务人只需举证连续的背书中存在一个实质上无效的背书,如伪造背书,即可以推翻此项推定,持票人就不可能行使票据权利。而权利推定,对于票据债务人,则必须举证持票人取得票据权利的所有的原因,包括继受取得和善意取得等方式均不成立,才能推翻此项推定。基于背书连续而推定的票据权利人多数情况下,与实质上的权利归属是一致的。不过背书连续的权利推定制度之所以为立法所认同,主要原因还是为了确保票据权利行使的简易、迅速和确定。
 
    如前文所述,票据变造的效果仅适用于票据行为之债务负担方面,而不涉及权利让与方面,而收款人名称记载解决的是谁是权利让与的相对方的问题,其变造导致的后果是权利继受的切断,对此不能适用票据变造制度,而只能适用关于背书连续的权利推定制度。而且变造的效果只是票据债务人依其签章时的票据记载承担责任,而不能视为票据上原收款人名称的记载仍然残存着,因而背书之连续也就不可能被破坏。
 
    如果适用变造之效果,则对于善意持票人来说,只能通过证明其权利取得的实质理由向出票人主张指名债权的受让,而票据上的抗辩切断以及票据权利的善意取得,均不得适用,这对于善意持票人来说实在有失公允,严重危害票据交易安全。背书连续之权利推定对于出票人来说,其票据债务内容不受任何影响。而且通过举证票据权利无从继受取得同时也不能构成善意取得,可据此对持票人行使抗辩权以维护其利益。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