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基于票据付款人自身理由的拒绝付款!

    (原标题:基于票据付款人自身理由的拒绝付款!)
 
    如前所述,汇票承兑人、本票出票人的付款责任乃是基于票据行为而产生的票据责任,其作为票据债务人以票据行为有效成立为其归责原因,在其为无效票据行为时,则因证券关系的实现应该发生责任的原因自始不存在,因而存在影响票据行为形式无效和实质无效的因素的场合,票据债务人可以依此对票据权利人的付款主张予以否认及动摇,致使票据债务归于无效。只是在票据行为无效的场合,“因其欠缺形式上瑕疵及无效的外观,其抗辩的效力不强,法律为保护执单人之利益是以策票据交易之安全,有时亦不得不特加限制者”,因而,我们将具体考察票据行为形式无效和实质无效对于票据债务人承担付款责任的影响以及票据债务人主张票据行为无效时受到权利外观理论限制的具体情况。

基于票据付款人自身理由的拒绝付款!
 
    交付欠缺对票据付款责任的影响。汇票承兑人、本票出票人进行票据必要记载事项的记载并完成签名,但并未将票据交付给持票人或收款人,此时承兑人和出票人可否以欠缺交付这一票据行为形式性要件为抗辩,免负票据付款责任?对此,因票据行为学说之不同而结论各异。对于票据行为之性质,大体言之,学界存在着契约说、创造说及发行说三种代表学说(后二者又称单独行为说)。
 
    契约说主张票据债务人负担票据债务的基础是出于票据授受的当事人之间所缔结的票据交付契约,当事人之间未有移转票据占有之合意,则该票据行为不存在或不成立,则在票据签名者亦不负票据债务。
 
    创造说认为票据行为人仅在票据上签名即使没有将票据交付,也应该负担票据债务。依据创造说,可将票据行为分解成为“票据作成行为”和“票据交付行为”。前者是依票据签名人作成票据而成立的单独行为,依此而发生票据签名人的票据债务,并且将与债务相对应的权利与票据这一书面相结合;而后者则是将与票据相结合的权利,依票据交付而进行转移的行为,这一行为是依据票据签名人与票据交付的相对方之间的契约而构成的。
 
    发行说认为若发生票据行为人的票据债务,除行为人在票据上签名外,还需票据签名人基于其意思进行票据占有的转移。
 
    纵观以上三种学说,汇票承兑人及本票出票人在交付欠缺的场合,若采纳契约说则可以此为物的抗辩,对一切持票人皆可以主张,而拒绝承担付款责任;若采纳创造说,交付非承担票据债务的要件,仅可以对因盗窃等而使其未为票据交付之人主张人的抗辩;若采纳发行说,对于因盗窃、遗失等非基于其意思进行占有转移的场合,其可对一切持票人片不承担票据付款责任,而对于承兑人、出票人有意使票据脱离自己占有时,则仅可对特定人进行票据付款的抗辩,而为合理之拒付。
 
    但反观以上三种学说,若依据交付契约说,“苟认票上签名人须基于交付契约始负票上责任,则执票人易蒙不测之损害,有碍票据之流通”。若采纳创造说,主张票据债务的负担必须以交付为要件,虽有利于保护票据取得者动态的安全,但其又存有如下理论缺陷:(1)认为票据作成票据债务即成立,违反意思表示的一般原则;(2)在票据作成但未交付的时候,票据作成者是票据债务人,同时也是票据上权利人,是不合逻辑的。若采用作为票据主流学说的发行说,票据行为的成立始于行为人意思对外发出,而票据非因行为人意思投人流通时则票据行为不成立,则对于善意取得人的保护就会受到签名人一方主观要件的影响,其结果将使对持票人的保护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