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意思表示有瑕疵对票据付款责任的影响!

    (原标题:意思表示有瑕疵对票据付款责任的影响!)
 
    票据行为既为法律行为,以意思表示为其要素,当由表示行为所推测的效果意思和表决者内心存在的真实的效果意思不一致时,异致意思表示存有瑕疵的五种情况:心里保留、通谋虚伪表示、错误、欺诈和胁迫。此时民法上关于意思表示的规定可否适用票据行为,以解决有瑕疵之票据行为人与直接当事人及第三人间的法律关系,进而澄清该票据行为人是否仍应承担其票据付款责任?对此有如下不同学说:

意思表示有瑕疵对票据付款责任的影响!
 
    第一、严格适用说。民法有关意思表示的规定完全适用于票据行为。
 
    第二、包括个别修正说及一般修正说。前者指对于心里保留、通谋虚伪表示及诈欺采用表示主义,注重由表示行为所推测的效果意思的规范仍得适用,而对于民法上关于错误、胁迫采用意思主义的规定则依据法外观理论,承认表示主义优越地位,排除民法适用;后者认为直接票据当事人间的意思表示适用民法规定,而“基于他人的背书行为的介人而发生的,票据行为人与第三取得人之间的合意,则属于特殊的并非民法上所预想的合意,应该称为票据特有的合意”,故不适用民法规定。
 
    第三、适用否定说。该说主张民法有关意思表示欠缺及瑕疵之规定,完全不适用票据行为,即票据行为人在其认为之票据上签名即成立票据债务之外观,不得以民法上规定之事由否定其责任,只对于知悉意思表示瑕疵之相对人依一般恶意之抗辩拒绝其权利的行使。
 
个别修正说乃学理通说,为一般学者所赞同,现陈述理由如下:
    首先,对于严格适用说,其支持者认为,“当小人在进行意思表示时,只涉及行为人与相对人两方当事人……故意思主义或表示主义在票据领域的领域并没有脱离原有的民法上当事人范围,不存在扩大表示主义适用范围抑或缩减意思主义适用范围的问题”。对此,我们不敢苟同,“民法上的合意一般指仅存于直接当事人间,而在票据行为人与票据的第三取得人之间,依直接的票据上的法律关系,而成立意思关系”,可称为广义的合意,对广义的合意已囊括在内,故不能严格适用民法之有关规定。另外,若严格适用民法关于意思表示之有关规定,则票据付款人可基于错误、胁迫的意思表示瑕疵之原由对抗善意持票人,则必将导致票据流通性减弱,进而有丧失票据制度之机能之虞。
 
    其次,对于一般修正说,对于票据直接当事人间适用民法之规定尚无不妥,而在票据行为人与票据之第三取得人之间全然不依民法之规定,而基于票据行为人的意思或依权利外观理论定之,则未免过于偏颇,虽票据行为人与第三取得人之问非民法所规定的合意,而“票据法并非是将有关票据的法律关系,尽可能包容地加以规定的法律,而仅是就依民法不能充分规范之处加以规范”。民法对于票据法没有对意思表示作出规范之时亦仍有适用余地,一概在票据行为人与第三取得人之间排除民法适用显为不妥。
 
    以上所述之学理及推论乃是借鉴外国民法的有关规定,对我国不无借鉴之益,在我国未有心里保留等意思表示瑕疵的规定,而是对于意思表示不真实作了欺诈、胁迫、乘人之危、恶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重大误解和显失公平等规定。其中,如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显失公平仅与原因关系有关,而与票据行为无涉。其余涉及意思表示不真实的问题,我国学者亦有主张采用个别修正说,“意思表示的缺陷问题,也应依民法一般原则。但根据票据的特殊性质有时需对民法规定加以变通。一般说来.为了有利于票据的流通,保护善意持票人、票据法较之民法,应该更多地采取表示主义”。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