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意思表示欠缺对票据付款责任有何影响?

    (原标题:意思表示欠缺对票据付款责任有何影响?)
 
    票据行为人意思表示欠缺主张包括两种情况:一是为伪造、变造,二是为无权代理,下面将分别进行阐述,有兴趣的朋友不妨耐心往下阅读,相信大家一定会有意向不到的收获哦!

意思表示欠缺对票据付款责任有何影响?
 
    伪造与变造是两种不同的情况。伪造是指票据行为人的签名的伪造,汇票承兑人的伪造应属票据行为的伪造,本票出票人的伪造则为出票伪造,因其二者作为被伪造人均未在票据上签名,并未依其意思表示为票据行为,依法自不负担票据付款责任,故得以伪造之事由对抗任何执票人,纵然执票人为善意取得人亦然,但是,因汇票承兑人及本票出票人的重大过失致使汇票承兑及本票出票的伪造,如其疏以保管印章致使盗用的,则善意取得人可否因其具有权利外观的可归责事由,而主张汇票承兑人及本票出票人不能以伪造做对物抗辩?对此应持肯定意见,因之更符合公平的理念。变造是对票据记载事项的变更,在票据变造前签名者,因其对变造内容并无意思表示,仅依变造前的票据记载承担责任,故而票据付款人对于依据变造文义请求其付款者,可以予以抗辩。
 
无权代理一般包括以下两种情况:
    其一,在票据上载明本人及代理之旨并由代理人签章,但代理人却未其有代理权限时的无权代理,在一般情况下,无权代理即是针对此种代理形式之代理而言。
 
    其二,称为无权代行,主要针对代行形式之代理而言,即指不记载代理文句与代行人名称,而直接以本人名义在票据上签章而代行人为无权限者时的情况。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因其票据行为系为无权限代理或代行者所为,欠缺本人意思表示而主张不负担票据责任,并以此为对物抗辩,对任何执票人片可以此为由拒绝付款。
 
    但是,因票据行为比之一般法律行为更重视形式及外观,为合乎票据法之外观保护及善意者保护的原则,绝大多数学者主张民法上有关表见代理之规定亦应适用于票据行为,从而使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基于无权代理与代行的抗辩受到限制,使其承担责任有所加重。现从无权代理与无权代行两方而,分别加以分析。
 
    首先是无权代理与表见代理之关系。具体言之,在代理权限制、代理权撤回、本人之行为表示以代理权授予他人者或本人知他人表示为其代理人而不表示否认等场合,代理人虽无代理权,但外观上有相当理由足以令人相信其有代理权,且第三人出于善意无过失时,可成立表见代理。换言之,“凡第三人对自称代理人之代理权,存在客观上得相信之事由,并且本人对之也有可归责事由时,皆可认之为表现代理之成立”。在无权代理的场合成立表见代理时,不但无权代理人应负无权代理之票据上责任,本人亦应如同有权代理时负担履行责任,故在表见代理时,“本人责任及无权代理人责任平行竞合并存,第三人(执票人)择一行使”。
 
    其次是无权代行与表见代行之关系。此时存在两个争议的焦点,无权代行是否成立表见代行?无权代行人应否承担票据上责任?对此,可以有以下两点认识:
 
    (1)当无权限者直接以本人名义签章为无权代行时,通常视为伪造。然而在伪造的场合可否适用民法上表见代理之规定?对此普遍持肯定见解。然其解释依据却有所差差别,有学说认为,代行作为代理方式之一可当然适用表见代理之规定;亦有学说认为系=基于有关表见代理之类推适用,从权利外观法理解释表见代行的适用,若有足使善意并无过失之第三人相信本人曾授予代行权之外观,且本人对此外观有可归责事由时,本人应负票据责任。
 
    (2)在无权代行成立表见代行的场合,无权代行人是否应与本人共同负担票据上责任?票据法原则之一为“无署名无责”,故无权代行人不应负票据上责任。然有学者主张无权代行人是以本人名称行使自己之行为,即承认为票据行为者正是无权代行人本身,不过署名上使用本人名称,本人名称应视为自己署名,此时应为“无署名无责任”之例外规定,而使无权代行人承担票据上责任。但对此观点亦有若干异议,表见代行确立之根本目的,在于使本人作为票据债务人而对权利外观负责,无权代行人自可作为伪造人承担法律责任,变更票据基本法理以追究无权代行人票据上责任并无实益,有画蛇添足之嫌。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