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付款人基于票据外观存在障碍而拒绝付款!

    付款人基于票据外观存在障碍而拒绝付款是现象,虽然在实例中并不多见,但也是客观存在的。票据作为严格的文义性证券,承兑汇票的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不论其承担票据责任的基础是否存在,都可直接依票据所表示之文义或依其文义所认识之内容否认付款请求人的付款请求,且因此种抗辩内容为任何票据受让人从票据的外观皆可以得知,不致使其遭受不测之损害,故而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可以票据外观存在的事由对一切持票人拒绝承担付款责任,并且此种对物抗辩不必受任何限制。

付款人基于票据外观存在障碍而拒绝付款!
    1、依票据记载事项致票据自身无效而拒绝付款。欠缺票据的绝对必要记载事项,如表明票据种类的文字、无条件支付的委托或承诺、确定的金额、付款人名称、收款人名称、出票日期、出票人签章,若欠缺其一,则票据无效;票据上存在有害记载事项,如出票人为附条件的支付的委托或承诺,则票据无效。当票据因记载事项的缘故而导致票据无效时,则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自然可以以此为由而拒绝付款。
 
    2、依票据外观已知票据权利消灭而拒绝付款。汇票承兑人、本票出票人依票据外观而为票据权利已消灭的拒绝付款的抗辩,主要包括如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票据金额已支付或应视为支付而致票据权利消灭。汇票承兑人、本票出票人若已支付票据金额给持票人,则收款人应在票据上记载签收或收讫字样并将票据交还给付款人。若付款人因为疏忽等原因而未收回票据,汇票本票付款人自可依票据记载主张票据权利已消灭拒绝对再次请求付款之人付款;然而若付款人付款后因疏忽以致未收回未记载签收或收讫字样的票据,已依无法票据外观对善意取得票据之人主张拒绝付款。因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承担绝对付款责任,超过付款提示期限后仍须承担付款责任,故为免除保存票款的风险,于执票人不在法定期限内为付款提示时,得依法将票据金额提存其作为付款方式之一种,可以此对抗任何执票人。《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及德国、日本、我国台湾地区的票据法对此都有所规定,然我国(票据法)未有明文规定票据付款人可否提存及提存机关为何。可以认为,提存制度对于促进票据流通、保护债务人利益片有实益,因之有予以设立之必要。当票据上载明已抵消或已免除字样时依票据外观亦可以证明票据权利消灭,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亦可以此为由而拒绝付款。
 
    第二种情况,票据权利因消灭时效届满而消灭。票据权利之消灭时效,虽非票据之记载事项,但是可依票据记载之文义和法律之规定推知。我国(票据法)第17条第1款规定,“持票人对票据的出票人和承兑人的权利,自票据到期日起二年。见票即付的汇票、本票,自出票日起二年”,故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可因消灭时效届满,付款请求权已然消灭而拒绝承担票据付款责任,此时票据权利人对其只能依据票据法上的利益偿还请求权或民法上的规定向票据付款人主张民事权利。
 
    第三种情况,票据权利因除权判决而失效。丧失票据占有之人可请求除权判决,恢复其在证券上的地位。然而在进行除权判决之前,存在着有善意取得第三人的可能性,若善意第三人未于公示催告期间申报权利,其权利是否因除权判决而失去效力?对此有两种不同看法:肯定说主张善意取得人丧失其权利;否定说认为除权判决仅有使证券向将来无效,由此而发生程序上的形成性效果,而不能有使过去已因善意取得而消灭的票据上权利复活,并因此使已经成立的善意取得的效果溯及地消灭的效力。无论争论的结果如何、权利的最终归属如何决定,但除权判决已使票据自身无效,故而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对于持有票据之人可为拒绝付款。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付款人基于票据外观存在障碍而拒绝付款的全部内容了,如想了解更多关于票据方面的知识,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博客平台,再次感谢大家的耐心阅读。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