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 资讯要闻 > 因自身票据权利存在障碍而拒绝付款!

因自身票据权利存在障碍而拒绝付款!

    (原标题:因自身票据权利存在障碍而拒绝付款!)
 
    说到汇票承兑人、本票出票人,除了以票据债务不存在和票据自身外观的障碍寻求到拒绝付款的根基外,即在其承认承担票据债务的前提下,可以就付款请求人自身票据权利存在的障碍、票据权利受领能力的欠缺和其与付款请求人之间基础关系存在的事由为根据而拒绝付款,然而此时否认、抗拒、吞并票据付款请求权只能是对于特定的票据权利人为之。

因自身票据权利存在障碍而拒绝付款!
 
    基于付款请求人自身票据权利存在的障碍而拒绝付款。基于付款请求人自身票据权利存在的障碍而拒绝付款,可能存在两种不同的情况,即票据持有者非依正当方式取得票据、票据持有者的主观心理状态存
在障碍,现分述如下:
 
    第一种情况,票据持有者非依正当方式取得票据,即持票人因窃取、侵占、拾得而持有票据,而非依票据转让方式或继承、公司合并等法律规定方式取得票据的,即使其以背书伪造而致使具有形式性资格,然而并不具有票据实质性权利,汇票承兑人、本票出票人自可以对持票人拒绝付款。
 
    第二种情况,票据持有者的主观心理状态障碍。票据持有者在以背书方式而取得票据的情况下,虽具有票据权利人的形式性资格,但是若其前手之票据权利存有瑕疵,票据取得者的主观心理状态决定其能否治愈前手的权利瑕疵、是否需要承担前手权利上的负担;从票据付款人角度而言,票据持有者的主观心理状态决定着汇票承兑人和本票出票人可否对之主张恶意抗辩。对于票据取得人的恶意有三种不同的立法例可资借鉴:
 
    第一种为通谋说,为英美法系及德国最高法院战前判例所采用,即认为,必须票据转让当事人间有以损害债务人之目的而共谋之情形,方能谓恶意。
 
    第二种学说对恶意进行最广义的解释,为日本早期判例及我国台湾地区所采用,即只要票据受让人明知票据债务人对于票据转让人有抗辩事由,其取得票据即出于恶意。
 
    第三种学说为《日内瓦统一票据法》及德、日现行票据法所采川,须是持票人明知有害于债务人而取得票据。我国《票据法》第13条第1款规定:“票据债务人不得以自己与出票人或者与持票人的前手之间的抗辩事由,对抗持票人。但是,持票人明知存在抗辩事由而取得票据的除外。”可见,我国《票据法》亦同于台湾地区对恶意采取最广义的解释。
 
    如上所述,汇票承兑人、本票出票人可基于持票人的主观心理“恶意”而为抗辩,拒绝对其承担付款责任。然而在实践操作
中,仍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其一,若因重大过失而不知票据债务人与出票人或持票人前手的抗辩事由,票据债务人可否主张适用于恶意抗辩?有学者对此持肯定见解。我们则持否定意见。恶意抗辩之根本目的在于否认抗辩限制,以使票据债务人的保护和持票人的保护处于均衡,实不宜使受让人及票据流通目的过于受到阻碍。
 
    其二,恶意之认定时期。持票人的恶意一般以其取得票据时为准,但是若持票人取得票据后知情又为回头背书时,持票人的主观状态应以回头背书是否属于期后背书分别子以判定。若为期后背书,只具有通常的债权转让的效力,被背书人的权利以背书人所能够享有的权利为限,故而为回头背书的持票人的主观状态应以背书人的主观状态为准;若非期后背书,持票人以回头背书重新取得票据权利人地位,此时自应当认为持票人对于票据债务人与其前手间的抗辩限制状况予以了解,然而若据此追究回头背书持票人的恶意,与期后背书时相比,显为不公平。
 
    其三,恶意之认定标准。持票人取得票据时,票据债务人与其前手间抗辩事由何时谓已然客观确实存在?对此有不同观点,如票据债务人与其持票人前手间的原因契约关系因持票人前手的过错导致了迟延履行,而票据债务人未行使解除权,此时可否认为已然存在抗辩事由,予以认定持票人的恶意。对此笔者持否定态度,在所举例的情况下,迟延履行只是提供了票据债务人解除契约的隐然性。只有票据债务人确切表示欲解除契约,方才可称抗辩事由已客观存在,此时方才可认定持票人是否为恶意。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