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票据付款人拒绝付款的原因之基础关系!

    (原标题:票据付款人拒绝付款的原因之基础关系!)
 
    基于与付款请求人间基础关系事由而拒绝付款,汇票承兑人、本票出票人虽不否认其承担票据债务,但可以基于其与付款请求人间的票据原因关系、预约关系、资金关系等票据基础关系存在的事由而提出对人抗辩,如其可以与直接持票人间的原因关系不法、无效或消灭为由而拒绝付款。

票据付款人拒绝付款的原因之基础关系!
 
    然而,基于此等原因关系所生之抗辩,仅为具有抗辩事由的特定人对抗特定的持票人,即其有“人的抗辩之个别性”。例如,甲签发本票与乙,乙背书本票与丙,但乙背书本票与丙后,乙丙之间原因关系消灭,丙亦未依约定将票据返还给乙。依票据无因性理论,乙丙之间票据关系并不因之而消灭,丙可向乙行使票据权利,乙自可以对人抗辩事由而拒绝,但若丙持票据于会向木票出票人甲请求付款,依“人的抗辩之个别性”,甲仅得以与丙之间的对人抗辩事由主张拒绝付款,而在此情况下则无法拒绝对丙予以付款。就实质而言,则与法之公平正义之价值观背道而驰,因而对于严守人的抗辩之个别性是否妥当存有关争议。
 
    对此,学说大多数赞同允许甲援用乙对丙之抗辩事由,拒绝向丙给付票款。然其理由依据则有所分歧,有如下观点:

 第一、无因说
    无因说之基本立场仍为维持票据行为无因性的理论,然而又分别从权利滥用、不当得利与无固有经济权益的角度主张甲得对丙进行抗辩,不予付款。具体言之,权利滥用说认为因乙丙之间原因关系消灭,票据上权利形式上虽仍属执票人丙所有,但实质上已复归于前手背书人乙,故而如执票人丙行使权利,则为滥用仅形式上存在之权利,所以票据债务人可对持票人丙拒绝付款;不当得利说认为,乙丙之间原因关系即使消灭,丙仍为票据形式上与实质上的权利人,然而丙如具有极不当得利之情事,却仍行使权利,即相当于其有恶意,票据债务人可以为不当得利之抗辩或类似恶意之抗辩;固有经济利益说认为之所以规定对人抗辩之个别性,其宗旨在于保护票据取得人的利益,然而一旦原因关系消灭后又不依约定将票据返还给票据背书人,丙已然不具有请求甲付款之经
济利益,丙作为持票人已无予以保护之必要。
 
第二、有因说
    有因说的基本立场乃是否认无因性之大前提,此说从创造说的角度出发,认为票据行为分为票据债务负担行为与票据权利移转行为,认为债务负担之效果为无因性,权利移转之效果为有因性,因而票据原因关系消灭,票据上权利亦已复归于背书人乙,丙虽持有票据但系票据上无权利人,故而出票人甲可以此为由拒绝票款之请求。
 
第三、相对的有因说
    此说认为无因性是为了保护信赖证券上之行为而取得票据之第三人,故而票据行为无因性之理论,虽适用于票据债务负担行为,但于票据权利移转行为,仅对于后手之关系中始得适用之。换言之,有因性之理论,完全适用于票据债权移转行为并非妥当,其适用范围必须限定于对前手之关系。
 
    应该认为,为维护法律的实质公平、正义,甲对丙得以乙丙之间的事由进行抗辩,而考虑的核心应集中于在何种缘由下拒绝付款方不致破坏、影响票据的流通功能。从此角度出发,有因说最不可取,因无抗辩切断之限制,对于丙之后手只能求诸于依善意取得的保护,故丙后手的主观要件不能限于无恶意,仍是恶意且无重大过失,因而对于丙之后手权利人保护极为不利。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