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 资讯要闻 > 探讨票据质押的成立要件,超有料!

探讨票据质押的成立要件,超有料!

    在之前的文章中已有所提及,票据质押在承认形式上的票据质押的国家和地区,属于票据行为,在承认实质上的票据质押的国家和地区,票据质押则是一般法律行为。
 
    在承认形式上的票据质押的立法例中,根据票据行为有效要件的法理,票据行为的成立要件包括形式上的成立要件与实质上的成立要件两个方面。票据行为的实质要件又称为票据行为的民法要件,要求行为人具备相应的票据能力,票据行为的形式要件,包括三个方面:票据记载、票据签章及票据交付,此形式要件通常由票据法加以规定。
 
    根据票据行为的无因性理论,票据质押合同是一般法律行为,即使是在票据上记载“质押”字样,法律规定视为无效,因此,若需票据质押,则订立质押合同并交付票据于质权人,或者在英美法上设定按揭或财产负担。

探讨票据质押的成立要件
 
    我国《票据法》第35条规定:“承兑汇票可以设定质押,质押时应当以背书记载“质押”字样,被背书人依法实现其质权时,可以行使承兑汇票权利,”似乎并没有明确的规定票据质押设定的要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5条之规定,“出质人未在汇票、粘单上记载“质押”字样而另行签订质押合同、质押条款的,不构成票据质押”,这样背书“质押”字样便被明确规定为票据质押的成立要件,且《票据法》第81、94条分别规定,本票与支票适用汇票的规定。
 
    然而我国《担保法》第76条规定:“以汇票、本票、支票……出质的,应当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将权利凭证交付给质权,质押合同自权利凭证交付之日起生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8条则规定,“以汇票、支票、本票出质,出质人与质权人没有背书记载“质押”字样,以票据出质对抗善意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可见,从担保法以当事人的合意与交付为票据质押的生效要件,到其司法解释的规定来看,质押背书则仅为票据质押的对抗要件。
 
    根据《票据法》第35条规定,经背书之票据质押当然成立,但对未背书的法律后果却未作规定,因而未背书的票据质押并非必然不成立。所以以当事人的合意与交付,按担保法仍得成立票据质押似无不可,但我国《票据法》与《担保法》的司法解释在设立票据质押方面,背书则或为成立要件,或为对抗要件,其截然对立之情形昭然,显然不利司法,应予协调。当然,从理论上讲,《票据法》要求出质人在票据上应为“质押”背书,并将票据交付给被背书人后,被背书人才取得质权,强调的是背书记载与交付,简言之,需符合票据行为形式要件,比较好地维护了票据的无因性和文义性特征。立足于此,则需对《票据法》作进一步的规定,并将《担保法》的相关内容予以修改。而从实务角度如前述(票据法)规定法律效果的非当然性,以及(担保法)第76条的规定,从操作便利计,将背书作为票据质押的对抗要件似更稳妥。因为票据权利的取得及行使并非必须以票据行为方可,若从民法的角度,即便票据作为一般的权利凭证也是可以质押的,当然,此时的质押已非纯粹的票据行为。
 
    对未经背书的票据质押,如何实现票据质权?有人主张,根据《票据法》第31条规定:“……非经背书转让,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依法举证,证明其汇票权利”,以票据质押而未为“质押”背书的,质权人依《担保法》取得质权,但其行使票据权利时,依法举证,以质押合同等证明自己的质权。有人主张,当出质人拒绝协助质权人实现其质权时,赋予质权人依质押合同向法院起诉的权利,之后质权人凭票据和法院的判决书向票据债务人行使票据权利,该票据债务人无权抗辩。笔者赞同第一种主。
 
    首先,在我国目前立法体例下,实行民商合一的立法模式,担保法属于民法基本法范畴,票据法是特别法,根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之通例,应首先适用特别法,只有在特别法没有规定的情况下,才适用普通法,所以根据我国《票据法》解决票据质押问题应是首要的选择。
 
    其次,实现非依背书转让而合法取得的票据的权利,我国《票据法》已有明确规定,若再将该票据诉讼到法院,实属多此一举,徒增讼累,更不合民事立法保护交易安全,鼓励交易之潮流。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