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 资讯要闻 > 票据出表的会计科目体现在哪些方面?

票据出表的会计科目体现在哪些方面?

    最近几年票据市场风云变幻,量价变化波澜壮阔、“票据门”案件频发。各类检查应接不暇,商业银行疲于应付,票据营收却屡创新低,究其根源,不规范的出表行为是造成市场动荡的主因,接下来小编和大家分享一下票据出表的会计科目体现在哪些方面,总的来讲体现在三个方面。

票据出表的会计科目体现在哪些方面?
 
1、票据会计科目
    根据银监会“1104工程”填报说明,资产负债表中贴现需反映填报机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和转贴现等业务的款项,其与人民银行下发的《商业汇票承兑、贴现、再贴现管理暂行办法》(银发【1997】216号文第三章第二条有关将贴现、转贴现纳入信贷总量并在存贷比例内考核的思想一脉相承,票据买入返售则需要纳入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科目,该科目下基础资产根据抵押物资产的不同分为“债券“、“票据”、“贷款”和其他。
 
    其中票据不含境外融资性票据,2014年,银监会下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即127号文,其第五条规定,买入返售(卖出回购)相关款项在买入返售(卖出回购)金融资产会计科目核算。买入返售(卖出回购)业务项下的金融资产应当为银行承兑汇票,债券、央票等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交易的具有合理公允价值和较高流动性的金融资产,卖出回购方不得将业务项下的金融资产从资产负债表转出。受此冲击,买入返售科目资产出现严重萎缩,票据等其它非标资产逐步异化为SPV被商业银行放置在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票据资产管理计划模式下,实现了信贷资产向同业投资科目的搬运,即将票据融资规模搬运到了资产负债表内的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尤其是2014年后,受各类风险与检查影响,票据资产开始从回购模式向资管模式转型,相应会计科目数据也随之出现较大波动。
 
2、应收款项类投资:票据资管
    根据wind数据及部分券商的测算,目前应收款项类投资维持在10万亿左右,占商业银行总资产的比重约9%,且近年呈现逐步上升趋势,主要股份制商业银行应收款项类资产占比都维持在10%-40%之间,其中兴业银行2016年半年末,该科目数据为2.15万亿元,总占比37.7%。
 
    根据我们的分析,除四大行因动机不足基本都是标准化资产外,中小型商业银行的应收款项类投资的波动与买入返售资产的转移有很大关系,兴业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招商银行等主要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半年报显示,各行的主要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主要包括政府债券、金融机构债券、公司债券、理财产品、信托收益权、资产管理计划等等,而其中资管计划的基础资产则包含了由买入返售科目避难而来的票据资产及其它非标资产。
 
    不过尽管应收款项类投资占各商业银行总资产比例较高,有的甚至超过30%,但其中多少是票据资产却不得而,如招商银行,截至2016年6月30日,属于信贷类的券商资管仅为817.07亿元。单独考虑该项目,票据资管的规模并不理想,这或许和票据市场的整体低迷有关。
 
3、买入返售与应收款项类投资
    上文指出,主要商业银行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数据近两年实现了较大增长。根据我们的分析,这种增长很大部分来自于买入返售资产的转移。
 
    我们查询了民生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2013年至2016年的半年报及年报,试图探寻票据资产由买入返售类科目向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搬运的数字轨迹,需要指出的是,本文所节选数据属大类资产数据,并未细化至底层资产,如票据,这是因为如上文指出,各行披露的应收款项类投资数据仅仅指出了其标的资产包含票据或相应资管计划,并未给出对应的具体数字,考虑票据等非标资产从回购向资管转移的一致逻辑及统一口径更能说明问题,我们均采用了大类数据。
 
    2014年前后,买入返售与应收款项类投资两个科目的数据出现了明显的背离,其中买入返售出现了大幅度下滑,而应收款项类投资几乎都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态势,显而易见,这种背离源自于风险事件的不断爆发和日益严格的表内监管导致的非标资产大转移。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