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深度解析关于票据遗失补救制度的一些缺陷!

    假如持票人一旦遗失了所持票据,其权利行使便失去了法律依据,但并不意味着票据体现的权利也随之消灭,我国法律中关于票据遗失补救制度的还是存在一些缺陷的,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跟随电子承兑汇票的小编一起往下阅读,相信您定会有不错的收获哦!

深度解析关于票据遗失补救制度的一些缺陷
 
(一)除权判决能否撤销存在争议,妨碍了当事人及时主张权利
    依据《民事诉讼法》,除权判决是依据特别程序作出的,不能申请再审,只能诉讼,而法院对诉讼的理解是基础法律关系的诉讼,对单纯撤销除权判决恢复票据权利的诉讼不予立案,除权判决在多数情形下是维护失票人权利的重要途径,但也不能因为公示催告程序的瑕疵或者其他不可归责于票据占有人的原因而损害现实票据持有人应当拥有的权利。以本文案例为例,申请人在明知持票人人间蒸发的情况下,恶意伪报票据遗失,以达到侵占票款的目的,使实际持票人遭受不应有的损失。即便是持票人提起诉讼,也因为收款人下落不明而无法收回票款。这些所谓的丢失,都是在明知汇票去向的情况下,未记载背书人名称即交付他人票据后,虚构失票事实,申请公示催告,致使正常持票人丧失票据权利的侵权行为,申请人恶意挂失行为损害了其他票据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在这种情况下,应当允许以伪报票据遗失方式获得的除权判决应当撤销,立案可以按照普通民事立案的途径解决立案问题,即不申请再审,直接按照一审程序立案,要求撤销除权判决并恢复票据权利。
 
(二)人民法院对公示催告案件只进行程序性审查,不进行实体审查
    我国《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规定了票据遗失补救的公示催告程序:按照规定可以背书转让的票据持有人,因票据被盗、遗失或者灭失,可以申请公示催告。申请人应当向人民法院递交申请书,写明票面金额、发票人、持票人、背书人等票据主要内容和申请的理由、事实;公告的内容包括票据的种类、号码、票面金额、出票人、背书人、持票人、付款期限等事项以及其他可以申请公示催告的权利凭证的种类、号码、权利范围、权利人、义务人、行权日期等事项;人民法院收到公示催告的申请后,应当立即审查,并决定是否受理。 因票据丧失,申请公示催告的,人民法院应结合票据存根、丧失票据的复印件、出票人关于签发票据的证明、申请人合法取得票据的证明、银行挂失止付通知书、报案证明等证据,决定是否受理。
 
    所谓“审查”,法律没有进一步规定是程序审查还是实质审查,但在实践中法院只是程序性审查,并不进行实体审查,人民法院受理公示催告案件的职能部门是法院的立案庭,其主要审查申请人提供的申请书是否符合要求,包括丧失的票据的名称、该票据主要记载事项、失去该票据的原因和法律规定的其他条件等。同时还审查申请人有无诉讼主体资格、有无申请权以及是否属于本院管辖等等,至于票据丧失的原因是否为“被盗、遗失或灭失”以及申请人是否是丧失票据的最后合法持票人,均是依据申请人在申请书上的自行陈述(一般表述为“不慎遗失”),人民法院并不主动审查。由于公示催告不能穷尽所有票据利害关系人,利害关系人由于不知道票据被公示催告往往也就丧失了提出异议的机会,这就不可避免地给伪报者以可乘之机,伪报人通过出票—交付票据—公示催告—除权程序,将开出票据除权,以达到不法目的。
 
(三)伪报票据遗失不承担刑事责任,导致此类行为频发的主要原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九条,对于伪报票据丧失的当事人,人民法院在查明事实,裁定终结公示催告或者诉讼程序后,可以参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追究伪报人的法律责任,修订后的《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但是我国《刑法》中没有与之相对应的罪名,使得《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对于个人或单位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对惩处伪报票据丧失行为没有意义,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刑法原则,伪报票据丧失行为不能类推适用妨害司法罪中的任何一罪,即使伪报行为的情节恶劣或后果严重,都无法追究伪报人的刑事责任,这也是伪报票据遗失行为频发的主要原因。
 
(四)公示催告公告形式单一,公告期设置不合理
    法院对公示催告的公告通常刊登在全国性的法院报上,字号非常小,甚至达到肉眼无法看清的程度,而票据利害关系人通常是法院系统以外的人,平常不关注和订阅法院报,也就无从获取公示催告的信息,可以说,这种公告仅是履行“公告”的程序,并不是真正想让利害关系人通过这一途径获知票据“被遗失”的事实。
 
    2012年,《民事诉讼法》进行了较大幅度的修改,但是票据遗失公示催告期间没有做相应修改,根据修订后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九条:公示催告的期间,由人民法院根据情况决定,但不得少于六十日,实践中往往是60日,而在我国票据市场中占有绝大多数份额的银行承兑汇票最长期限为不超过6个月,汇票到期日与公示催告期间存在着时间差,从而导致公示催告程序通常在汇票到期日前结束,在公示催告期满后,无人申报,依当事人的申请,人民法院应当作出除权判决,将票据权利除权,这时票据承兑期限或提示付款期未到,但是申请人得以凭借除权判决要求银行返还保证金,银行应当依法返还,直接造成票款流失。
 
    2015年通过并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对《民事诉讼法》中的公示催告期间进一步解释,其第四百四十九条:公告期间不得少于六十日,且公示催告期间届满日不得早于票据付款日后十五日,这事实上等于将公示催告的时间延后到票据到期日后,但是十五天的时间仍然偏短,因为持票人可能因为票据被挂失无法及时取得票款,因而采取退票的方式向上一手退回票据,如果票据背书转让的当事人众多,则无法保证最终持票人能够及时主张权利。
 
    显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第二百二十三条:利害关系人因正当理由不能在判决前向人民法院申报的,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判决公告之日起一年内,可以向作出判决的人民法院起诉,第四百六十一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的规定,利害关系人请求人民法院撤销除权判决的,应当将申请人列为被告。利害关系人仅诉请确认其为合法持票人的,人民法院应当在裁判文书中写明,确认利害关系人为票据权利人的判决作出后,除权判决即被撤销,直接赋予利害关系人撤销权,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果人民法院确认利害关系人为票据权利人,而在票据权利人主张权利之前,伪报人已经持除权判决从银行将票据保证金取走,那么银行将不得不依据法院判决另行支付给票据权利人票面金额,银行的损失将无从追究。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