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 资讯要闻 > 浅析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的设立方式!

浅析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的设立方式!

    话说《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第20条规定:电子商业汇票质押解除,质权人应将电子商业汇票交付出质人,本条的言外之意说明,电子票据质押的,需要出质人将电子票据交付给质权人,而该《办法》第53条则进一步规定:“电子商业汇票质押,必须记载下列事项:(1)出质人名称;(2)质权人名称;(3)质押日期;(4)表明“质押”的字样;(5)出质人签章。”特别提醒:本文所提到的电子商业汇票指的是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汇票和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其它票据类型不在此限。

浅析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的设立方式
 
    这两条综合在一起,电子票据设定质押需要出质人将电子票据交付给质权人并且进行质押背书。但该《办法》第51条又规定:“电子商业汇票的质押,是指电子商业汇票持票人为了给债权提供担保,在票据到期日前在电子商业汇票系统中进行登记,以该票据为债权人设立质权的票据行为,”本条虽然是对电子票据质押含义的规定,但明确指出电子票据设定质押的方式是“在电子商业汇票系统中进行登记”,也即电子票据质权的设定方式是设质登记,那么,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设定的方式到底是什么方式呢?
 
一、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不能通过背书方式设立:
    传统的票据设定票据法上的质押的仅需背书,那么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能否通过背书的方式设定呢?如果不能,其具体设定方式又会是什么呢?
 
1、电子票据的交付与传统票据的交付存在本质的差别
    票据背书包含了交付,那么电子票据能否像传统票据一样被交付呢?从我国《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第20条的规定来看,电子票据是可以被“交付”的,但是电子票据不属于传统票据法上的票据凭证,电子票据的交付与传统票据的交付存在本质的区别,且以交付方式设定电子票据质押不利于电子票据融资业务的开展。
 
    (1)票据的电子形式不符合《票据法》上票据凭证的要求,电子票据的交付不同于纸质票据的交付,《合同法》第11条规定,书面形式是指合同书、信件和数据电文(包括电报、电传、传真、电子数据交换和电子邮件)等可以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的形式,从合同法的角度观察,书面形式不限于纸质形式,数据电文也是书面形式,电子票据也符合书面形式的要求,《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承认电子票据是能够被交付的,这进一步说明与纸质凭证一样,数据电文也是权利凭证的一种,只不过其权利凭证是电子凭证。但是,我国《票据法》第108条规定:“汇票、本票、支票的格式应当统一,票据凭证的格式和印制管理办法,由中国人民银行规定。”《支付结算办法》第9条又规定:“票据和结算凭证是办理支付结算的工具,单位、个人和银行办理支付结算,必须使用按中国人民银行统一规定印制的票据凭证和统一规定的结算凭证,未使用按中国人民银行统一规定印制的票据,票据无效;未使用中国人民银行统一规定格式的结算凭证,银行不予受理。”可见,不论在票据立法还是票据实务中,票据的书面形式都有严格的限制,只能使用中国人民银行统一印制的票据,并不承认票据的数据化形式。
 
    所以,票据法关于票据质押的规定是纸质票据质押的规定,没有涉及电子票据,票据法要求票据设定质权的,需要将“票据”交付给质权人,这里的“票据”显然是中国人民银行统一印制的票据,而不包括电子票据,电子票据的交付是数据的流转,它与纸质票据的交付存在极大差别。
 
    (2)电子票据交付不具有公示效力,纸质票据虽然是一种权利凭证,但因其具有外在的纸质载体,在设定质权时与动产一样能够被转移占有(交付),并适用传统物权法关于动产交付的规定,《票据法》规定票据质押需要将票据转移给质权人占有,纸质票据转移占有后能够从外观上判断已经完成了交付,具有公示公信力,虽然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要求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设定需要将票据交付给质权人,但这里的交付并非转移占有,而是指“票据当事人将电子商业汇票发送给受让人,且受让人签收的行为,”可见电子票据的交付需要借助计算机技术,在出质人与质权人之间实现数据的传输过程,它没有一个外界能够感知的占有转移的过程,不能与现实世界中的交付那样产生公示公信力,不具有公示物权的效力,因此电子票据设定质权时虽然能够交付,但这种交付不产生公示效力,不是一种有效的质权设定公示方式,电子票据不能通过“交付”方式设定票据质权。
 
    (3)以交付方式设立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不利于电子票据融资功能的实现,当事人办理电子票据质押业务要求在电子票据系统中进行,而电子票据系统的直接接入机构为金融机构,通过接入机构办理电子票据质押的金融机构以及金融机构以外的法人及其他组织需要在接入机构开立账户,这就将电子票据质押的当事人限定在必须是在接入机构开立账户并与接入机构签订电子票据业务服务协议的法人及其他组织,如果出质人是接入机构的客户能够通过接入机构办理电子票据的交付,但另一方不是接入机构的客户时,电子票据将无法完成交付,限制了电子票据设定质押的几率,电子票据融资功能将大幅度降低。
 
    (4)以交付方式设定票据法上电子票据质押增加了交易成本,以交付方式将电子票据设定质权的,需要出质人将电子票据发送给质权人,质权人签收。债权正常实现的,质权人再将电子票据发送给出质人,出质人签收,增加了电子票据质权设定程序。
 
2、电子票据“质押背书”也不同于传统票据的质押背书,不具有公示公信力
    电子票据的交付已经不是传统票据法上的交付了,包含了交付内容的背书又怎么会是传统票据法上的背书呢?传统票据以纸质形式存在,持票人可以很容易向债权人出示票据,质押背书本身也在票据上显现,见票就能确定票据上存在的权利状态,背书足以承担起公示票据质权的目的,但在电子数据时代,电子票据储存在电子设备中,多设专用密钥,其他人难以查看,且债权人如果不是接入机构的客户时,电子票据因无法完成交付必将仍由出质人控制,出质人很轻易地就能对质押背书进行更改,电子票据质押背书的公示公信力将荡然无存,所以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不能通过背书方式设定。
 
二、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应以登记的方式设立:
    2009年中国人民银行创建了电子商业汇票系统,“电子商业汇票的出票、承兑、背书、保证、提示付款和追索等业务,必须通过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办理,” 可见电子票据质押登记是在电子票据系统中进行,电子票据系统是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建立,依托网络和计算机技术,接收、存储、发送电子票据数据电文,提供与电子票据货币给付、资金清算行为相关服务的业务处理平台,电子商业汇票系统运营者由中国人民银行指定和监管,他为系统参与者提供电子商业汇票登记查询,应确保业务指令接收、存储和发送的准确无误,因此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具有公权力的性质,具有公信力,只要出质人与质权人双方同意设定质权并办理了电子票据质押登记,足以设定质权,登记能够胜任电子票据质押公示。
 
    票据法上的电子票据质押的设立方式是质押登记。但为了充分保护质权人的权利,我国《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还要求电子票据质押时,应当完成背书并将电子票据“交付”给质权人,当然了,“背书”与“交付”并非电子票据质押的设立要件,也即一旦完成电子票据质押登记,即使没有完成电子票据的“设质背书”与“交付”,质权也设立,权利人就可依此对抗善意第三人,如果仅有“背书”与“交付”而没有办理电子票据质押登记,电子票据质押不能设立,当然仅有质押登记而没有电子票据质押背书则这时并不构成票据法上的票据质押,而极有可能构成物权法上的票据质押。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