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线-提供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利率、知识、贴现资讯
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 资讯要闻 > 今天来说一说票据犯罪中的渎职犯罪,超经典!

今天来说一说票据犯罪中的渎职犯罪,超经典!

    小融从事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多年,自然积累了一定票据知识,小融我是一个很喜欢分享的人,今天来说一说票据犯罪中的渎职犯罪,超经典的。非法出具票据罪、对违法票据承兑罪、对违法票据付款罪和对违法票据保证罪等四种犯罪则是票据犯罪中的渎职犯罪。这些票据犯罪是故意犯罪,还是过失犯罪,还是混合罪过,抑或模糊罪过,刑法学界对此存在较大争议。

今天来说一说票据犯罪中的渎职犯罪,超经典!
 
    第一种观点认为,它们属于过失犯罪,是指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失职而造成较大损失的行为。
 
    第二种观点认为,它们属于故意犯罪,主张在主观构成上必须是故意的。
 
    第三种观点认为,它们属于混合罪过。一种表述是,主观上主要由过失构成,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由间接故意构成。另一种表述是行为人对于违反规定出具票据、违法承兑、付款、保证行为是故意的,但是对于发生损失结果是过失的。
 
    第四种观点认为,它们属于模糊罪过。认为在非法出具金融票证罪中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信用证或者其他保函、票据、存单、资信证明,对造成的较大损失或者重大损失则可能是过失,也可能是故意。在对违法票据承兑、付款、保证罪中,行为人在票据业务中,对违反票据法规定的票据予以承兑、付款、保证行为,但是对造成的重大损失则可能是过失,也可能是故意。
 
    非法出具票据罪、对违法票据承兑罪、对违法票据付款罪和对违法票据保证的犯罪的罪过形式是过失。从立法原意看,以上四项罪名属于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犯罪。玩忽职守犯罪则归属于过失犯罪,其罪过特点是“严重不负责任失职造成较大损失”。从罪状设计看,以上罪名符合过失犯罪构成要件,其行为要件是实施了违反有关金融法律法规的行为,包括故意实施和过失实施两种情况。其结果要件是造成了“较大损失”或者“重大损失”,行为人对结果出于过失心理,或者是疏忽大意或者过于自信。如果只有行为要件没有结果要件,则不构成以上犯罪。这一刑法规定表明,以上犯罪是结果犯,而过失犯罪都是结果犯。
 
    我们知道,违法出具票据、或对违法票据承兑、付款、保证四种票据业务渎职行为属于业务过失犯罪。过失与故意一样作为一种心理状态,是由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两个方面构成的,只是两个因素的内容不同罢了。
 
    从认识因素看,首先,行为人对自己违法实施票据业务行为的性质已经认识或者可能认识。也就是说,行为人已经认识到或者可能认识到自己在票据业务工作中实施了违反票据法的行为,这是票据过失犯罪行为人对行为违法性的认识特点。在实施票据渎职行为时,行为人的心态分为故意渎职和过失渎职两种情况。故意渎职,行为人对自己行为的违法性具有明确的认识。过失渎职,行为人对自己行为的违法性不具有明确的认识。有的表现为没有认识,例如由于业务生疏没有识别虚假票据,对伪造票据付了款;有的表现为认识错误,例如因为经验不足盲目相信他人信用,为其出具票据被骗。但是在过失渎职中,行为人对于自己的违法行为是应当认识并且可能认识的,因为票据业务是金融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票据业务事关
 
    金融信用,所以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票据业务活动中所作所为均受票据法律法规以及金融机构规章制度的指导和制约,是典型的业务行为。无论是出具票据、承兑票据,还是对票据予以付款、保证,都有一系列的业务规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工作人员从事票据业务一般经过专门培训,所以对其行为是否违法是应当认识并且能够认识的。所以,银行或者其他金融工作人员从事票据业务不按票据法律规定以及票据业务规则出具、承兑票据,对违法票据予以付款、保证,不管是故意的还是过失的,都推定其主观上是知法违法。如果票据业务人员在票据业务中受骗,而为他人出具、承兑了票据或者对违法的票据予以付款、保证,那么罪过如何认定?我们认为对此应当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首先要看票据业务人员是否按照票据业务规定履行了全部的审核程序,其次要看虚假票据是否存在应当发现的明显破绽。如果票据业务人员按照票据业务规定履行了全部的审核程序,而虚假票据并没有明显破绽而作为正常票据处理的,就不能认定存在罪过。如果对违法票据进行保证或付款行为,那就不是成立以上四项犯罪的问题。而如果票据业务人员没有按照规定程序进行审核,或者虽然作了审核却没有发现应当发现的明显破绽,就可认定具有罪过。
 
    其次,行为人对自己违法实施票据业务行为的结果或者是有认识或者是无认识,对于自己违法实施票据业务行为可能造成票据损失危害结果,有的行为人已经预见,有的行为人没有预见。这是票据过失犯罪行为人对结果危害性的认识特点。但是,应当指出的是,票据业务人员对于自己违法行为所引起的危害结果具有认识的义务和认识的能力,也就是说,行为人作为票据业务人员,对于自己违法实施票据业务行为可能引起票据损失这一危害结果,不仅是应当认识的,而且是能够认识的。没有认识义务,就没有过失;没有认识能力,也没有过失,然而对于票据业务人员来说,他们具备认识义务以及认识能力,只要按照票据业务规程进行规范操作,就可避免票据损失危害结果发生。
 
    从意志因素看,首先,行为人决意实施票据违法行为。是指票据业务人员在应当认识和能够认识的情况下,选择实施票据业务违法行为,体现了一定的意志态度。我们知道,在票据过失犯罪中,故意实施违法行为情况多于过失实施违法行为。所以,故意实施违法行为,显然表明了行为人意志态度的倾向性和意志选择的错误性。即使过失实施违法行为,其行为的实施,以其认识义务以及认识能力考察,也表明一定的犯罪意志。所以,票据业务人员选择实施票据业务违法行为,应该视为一种决意行为,这种决意应该属于犯罪意志因素。
 
    其次,行为人不愿发生票据危害结果;票据损失危害结果的发生,既不是行为人希望的,也不是行为人放任的。行为人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否定的态度。票据渎职犯罪有过于自信过失和疏忽大意过失之分。一般来说,明知违法而出具、承兑票据或者对违法票据予以付款、保证的行为人,其对发生票据损失危害结果有一定的预见,但是抱有侥幸心理,自信不会发生。由于疏忽、差错、漏查等原因实施票据渎职行为,对于发生票据抓失结果往往没有预见,也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所以,在票据渎职犯罪中,行为人的心态都是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这一罪过特点其实是主体身份决定的,因为作为金融机构票据业务人员,如果因其渎职行为发生票据损失结果,则是责任的承担者。从正常心态看,人们不会积极追求承担责任。如果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工作人员积极追求使银行或者使他人遭受票据损失,那么就不是构成票据渎职犯罪的问题,而是构成其他故意犯罪的问题。
推荐阅读:银行承兑汇票